刘昊然代言,百亿资本救不活的共享单车靠涨价起死回生了?

FN商业王叁2020-05-13 21:03 产业
取消押金模式并携手涨价,共享单车2.0时代就此开启。

作者 | 三金娃娃

来源 | FN商业(ID:FN-24H)

已经很久没有新风口了。

以前常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后来,风过去了,摔得最惨的还是猪。

再后来,只有猪才去追风口。

不信你看看区块链、直播答题、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看看共享单车。

只有风口过去,一个行业才能真正发展起来,共享单车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剩者为王

2020年5月6日,滴滴旗下青桔单车正式宣布刘昊然成为其首位品牌代言人。

这无疑是为了展示肌肉:咱共享单车企业,又烧得起钱了

早在4月份,The Information报道称,青桔单车完成10亿美元融资,其中8.5亿来自滴滴出行内部,1.5亿美元由君联资本和软银提供。

而此前4月16日的战略会上,滴滴出行CEO程维公布了未来3年的“0188”战略目标: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程维表示,国内业务将双曲线推进,其中两轮在“最后三公里”担当重任。两轮作为高频入口,其在单量、渗透率方面的想象力不言自明。

在这种语境下,尽管滴滴方面对青桔单车融资的消息回应称「不予置评」,但共享单车迎来第二春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

早已站在程维对立面的美团王兴则更加直白,他在2019年美团Q3财报会议上明确表示,共享单车是2020年核心的投资领域。

两年前全盘接收摩拜之后,美团就一直忙着将摩拜单车置换为美团单车,如今已经悄然完成了过渡。

与美团单车、青桔单车三足鼎立的,是背靠阿里、后来居上的哈啰单车。

无独有偶,早在2019年底就被爆料融资的哈啰单车同样不肯松口,面对再三追问,哈啰出行CEO杨磊始终没有透露新一轮融资金额和投资方。

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市场再起涟漪,新三巨头均已在近期接受了资本助力,并悄然完成了线下的布局,厉兵秣马,只待厮杀。

而“融资接力赛”的打法,早已停留在上一个时代。

彩虹大战

“上个时代”,是个“色彩斑斓”的时代。

2015年,“小黄车”走出北大校园,并在其他首都高校得到推广。

“共享”的模式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最多的关注,声势在2017年发展到巅峰,那年,“共享单车”被评为新四大发明之一,甚至被称为“城市的毛细血管”。

2016年到2018年,市场上出现的共享单车玩家最多时达到70多家,融资额超过百亿,共享单车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

其中,单ofo和摩拜两家总融资额就超过30亿美元。

黄的ofo、橙的摩拜、浅蓝的哈啰、深蓝的永安行,甚至还出现过东北银、土豪金和猛男粉配色的共享单车。

站在风口上,果然连猪都飞起来了。

彩虹大战的名字起的真好,彩虹,美丽但又短暂。

2018年,热钱迅速流向了区块链这个泡沫藏得更深的领域,失去了资本助力的共享单车行业,牺牲者开始一个又一个地倒下。

据企查查数据,2018年共享单车相关企业新增量急剧减少,同时注销吊销的企业开始增多,2019年共享单车相关企业一共吊销或注销了26家,是过去5年中最多的一年。

因为在彩虹大战期间,所有企业的打法就是烧钱,强如ofo、摩拜也不例外。

通过不计成本的宣传和不计后果的投放,极尽全力抢占市场份额,本质上就是各家企业背后资本势力的对垒。

融资是当时共享单车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融资失败的企业资金链必然断裂,先别提旧车维护与新车投放,早已被挪用的押金都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退给用户。

作为一个被评为新四大发明的行业,直到风口退去都没有找到任何一种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真的诡异。

2018年底,共享单车双子星之一ofo因为退押金事件站在了风口浪尖,排队等退款的用户多达千万,99元的押金甚至要等10年才能退到手。

那也是ofo最后一次站在聚光灯前。

而另一个巨头摩拜,在同年被美团收购。

2019年,没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获得融资。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新的战场

起死回生也好,借尸还魂也罢,共享单车领域确实等来了第二个春天,在风口退去之后。

那么这一次,他们找到合适的打法了吗?

首先,巨额融资的烧钱打法已经成为过去式,运营模式也从野蛮粗放过渡到精细化运营。

共享单车市场上现在只剩下哈啰单车、美团单车和青桔单车三家,这三家都不再宣传其融资额,而是悄悄在线下发力。

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资源总是有限的,不能长期以一种纯消耗的方式去占领市场,后期是一个非常重线下的工作,所以一定得有高的运营效率,同时控制运营成本,才是长期的竞争力所在。”

从烧融资到精细化运营,共享单车行业完成了战略层面的目光转换。

其次,任何一个行业的长远发展都不能缺少科技的加持,毕竟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云服务、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助力之下,扫码支付、电子地图、智能锁,这些都曾是共享单车行业对于顶尖技术的应用。

在新的战场上,新三巨头背后的阿里、美团、滴滴都是这些技术的掌控者。

最后一个难题——押金,已经不再是难题。

转机毫不起眼地出现在2018年3月。

哈啰单车宣布“全国免押战略”,通过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分体系实现用户筛选。

从低线城市起步、背靠阿里、占据了支付宝入口的哈啰单车,很快实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目标。

另外两家则是打通微信支付的入口,同样实现了“免押金”骑行。

这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根本性转变。

一方面,ofo退押金事件之后,用户对于共享单车收取押金的行为敏感而又反感,免押金骑行的政策是最好的挽救整个行业形象的方式;

另一方面,不再依赖押金对于共享单车行业而言,是一道宽阔的护城河,没有实力的玩家无法再入局搅乱市场。

这是一个新的战场。

背后的背后

严格来说,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已经不再算是一个单独的市场。

2018年,“新零售”逐渐从概念成为现实,在其落地的关键期,美团和滴滴正打得兴起。

阿里收购饿了么让美团感受到威胁,美团上线网约车业务则惹恼了滴滴,程维怒吼一声“尔要战,便战”,并关闭了滴滴APP上的美团接口。

那一年共享单车行业哀鸿遍野,美团和滴滴则不断冲击着对方的底线。

最终,阿里、美团、滴滴三方大战的战火蔓延到共享单车领域。

阿里从2018年初开始牵手哈啰,当年4月、6月、7月、9月,蚂蚁金服四次投资哈啰单车。其中哈啰的E+轮融资,蚂蚁金服单独出资达20亿人民币。

背靠支付宝的信用体系,哈啰逆流崛起,迅速而强势。

阿里财力雄厚,当其布局某个领域的时候,别人很难分得清它只是想拿一张入场券,还是要彻底占领这个市场。

于是哈啰的崛起让很多人慌了神,最慌的当然还是美团和滴滴。

2018年1月,滴滴宣布托管小蓝单车,同月,滴滴自有共享单车品牌正式在成都上线。

随后,在2018年巨额亏损的情况下,美团咬着牙完成了对摩拜的全资收购。

看懂了吗?

共享单车行业在2018年洗牌,不管当初提出“共享单车”这个想法的人是多么的天才,如今在打牌的依然是巨头。

而共享单车,成为了阿里、美团、滴滴抢夺生活服务市场的棋子,已不再作为一个市场单独存活。

涨价时代

2019年10月,美团开始在北京试调整计价规则,新版计费规则具体调整为:起步价为1.5元,骑行超出30分钟,每30分钟1.5元,不满30分钟的以30分钟计。

11月底,滴滴的青桔单车跟进涨价,哈啰单车也在年底前涨价。

取消押金模式并携手涨价,共享单车2.0时代就此开启。

本文为FN商业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fn24h.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微信公众号ID:FN-24H)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FN商业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