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关键年遭全面围剿,生死一线的华为到底有多难?

FN商业辛夷2020-05-18 21:34 公司
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

近两年来,华为遭美国制裁早已算不得新闻,但这一次似乎是最凶险的。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出台出口管制新规。新规规定,海外公司只要使用了美国软件和技术(哪怕0.1%),就必须经过美国同意才能与华为合作。

换句话说,这意味着凡是能和华为做生意的公司,一丝一毫的美国技术都不能沾,这在全球化的今天基本是不可能的。

新规一出,华为即在“心声社区”发布了一条题为《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的文章作为回应。

文章只有两句话:“回头看,崎岖坎坷;向前看,永不言弃”。配图则是一架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但依然坚持飞行的伊尔2攻击机。

此刻,华为已经被逼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

高端机失守

不得不说,制裁新规对于华为的To B业务影响有限。

近年来,华为一直在发力的5G技术进展相对顺利。本月初,美国商务部还被曝拟允许美国企业和华为共同参与5G网络标准的制定,据悉最新一批的华为5G基站已经做到100%去美国化,实为不幸中的万幸。

但与此同时,新规对华为手机等终端领域市场的打击却难以估量。

经过多年扎实的研发投入,华为在销售的主力手机产品上基本做到广泛应用自研移动芯片,即由“海思半导体”研发的“麒麟”系列产品。其中,大部分前端芯片已经实现国产化突破,但射频前端部分核心器件却仍对美国厂商有所依赖。

事实上,在上一轮的制裁中,美国就已经为华为手机业务的海外扩张按下了暂停键。

华为在2019年年报中称,美国制裁之前,华为手机在欧洲已打入中高端市场,一度比肩三星、苹果。且华为手机在欧洲有50%的收入来自于其高端机型。

而美方制裁直接导致华为智能手机无法再继续使用谷歌GMS服务,销量由此迅速大跌。财报数据显示,华为手机2019年Q2在欧洲的出货量仅为850万部,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60万部,同比下降16%。

受华为手机欧洲业务规模萎缩影响,公司2019年整体海外业务增长停滞。

此外,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在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5G手机是2020年华为手机业务增长的关键点,如果美国进一步制裁华为,这将是“非常极端的事件”,且“如果发生,影响会很大”。

换言之,假如芯片全面国产化未取得根本性进展,华为就大概率只能产出一些低端手机,从而无法保住多年深耕的全球高端市场。

如今,这种担心已成现实。

研发力削弱

可以预见,高端机失守对华为构成的财务压力在2020年将继续显现。

截至2019年,华为消费者终端板块(即以手机为主的电子产品)的营收占比已经达到了54.4%,这是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首次占比过半,该数据相较于2018年增加了6%。

按照去年的数据粗估,本次制裁将对华为约4000亿的营收版图造成影响。

而现金流的枯竭将直接影响华为未来的研发节奏。

去年,遭受美国第一轮制裁、失去GMS的华为曾积极加快自力更生的脚步,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将更多的钱投入在研发上。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的研发费用支出突破1300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也从2018年的14.1%提升至15.3%。

长期以来,高额的研发投入都是华为跻身科技领域“顶流”的重要手牌。

华为用高研发堆砌的技术壁垒承载了国人对于精品国货手机的心理预期,对于同质化严重、新卖点越来越少的智能手机行业来说,增加研发投入,掌握最新技术并尽快将其应用于产品,从而领先于对手,几乎是公司的竞争命脉。

因此,如果本次制裁使得华为高端手机业务受困,或将导致华为营收折损,从而打破公司持续进行高额研发投入的良性循环。

从这个意义上讲,说美国此举是为了扩大打击面,不让华为能够规避制裁,从根本上削弱华为的研发能力也不为过。

坏消息还远不止如此。

财报显示,在海外业务受损的情况下,华为曾在2019年依然取得了全年营收同比增长19.1%、净利润同比增长5.6%的成绩,这基本都归功于国内市场。

(图片来源于华为心声社区)

由此可见,去年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一定程度上激起了国货情怀,素来擅长以“国货之光”进行营销植入的华为,由此享受了巨大的“爱国红利”。

可惜这份家国情怀在促进华为增收方面并不具有持续性,毕竟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已经摸到了理论意义上的峰值。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华为在中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经逼近40%,这个数字是手机品牌在中国创下的市占率最高记录,也是一个成熟手机市场接近天花板的市占率。 而世界上恐怕没有比中国更成熟的手机市场了。 

这意味着2020年的华为已经不太有依靠国内用户拯救的余地。

台积电断供

面临各方挤压的华为亟需自救。

在上一次遭到美方制裁时,华为采取的应对措施除去加急推动国产同类产品代替美国进口产品之外,在缓冲期内尽可能“囤芯片”,在确保产品供应的同时为自主研发争取时间也是自救的关键一步。

在这个过程中,世界上最大的合同芯片制造商,也是华为主要供应商的台积电,无疑是确保华为短期内芯片持续供应的重要一环。

然而,5月15日上午,就在美国制裁公告发布前的数小时,台积电才刚刚答应在美国建设用以生产5nm芯片的新工厂。

为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特别发布声明,欢迎台积电的投资计划。蓬佩奥表示,台积电这项计划能为美国半导体产业扭转局势,强化美国国安及经济繁荣。这项“历史性计划”也能增进双方之间的合作关系。

有分析人士表示,台积电台湾工厂生产的苹果、AMD 和华为的芯片最具成本效益,公司高水平的成本效率控制体系让其在超越英特尔、三星等竞争对手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某接近台积电人士也对FN商业(ID:FN-24H)表示,放弃本土大本营,完全将芯片代工重心放在美国“基本是不可能的”。

由此可见,冒着“降效增本”的风险于人力成本更高的美国新建工厂,更像是台积电对美国政府的一种妥协。但即便如此,台积电此举还是给华为的未来蒙上了一层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了弥补台积电“投美”所可能造成的半导体芯片制造断供,另一家中资背景半导体制造商“中芯国际”被认为是最靠谱“备胎”。只不过在“备胎转正”的道路上也仍存在诸多难题亟待解决。

一方面是产能问题。财报显示,中芯国际第一批产能利用率高达98.8%的14nm制程在今年3月底可能达到每月4K晶圆产能。据此计算,目前就算将华为全部芯片生产需求转移至中芯国际,其已有产能也很难完全满足。

另一方面,即便是根正苗红的中芯国际也不可避免会用到由美国公司设计生产的设备或技术。纵使其已售出的设备不会受到影响,但如果缺少产业上游提供的技术支持,中芯国际的后续发展依旧步履维艰。

毕竟,中芯国际的技术能力已经呈现出一定的落后性。

结语

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

今天,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发表《跨过时艰,向未来》的主题演讲,指出华为2019年依然从美国采购了187亿美元的产品,华为也不会因为美国的封杀而走向封闭和和孤立主义,依然坚持全球化。

郭平进一步表示,美国修改规则、发布只针对华为的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对华为产生重大影响,但华为“有预案”,有信心尽快找到解决办法。

2020年,华为注定要经历一场自救与它救的逆旅。不仅需要提升自身的技术力量、兼顾效率与安全的平衡,也要背靠中国科技领域的支持,在打好持久战的同时,在底层问题上突出重围。

毕竟在被美国盯上的一瞬间,华为的意义便早已不再局限于一家科技公司。

参考资料:

《2019年没有被美国掐死,华为2020年怎么打?》,来源:财经杂志,作者:周源

《华为“反封锁”300天》,来源:市界

《华为遭遇“断粮”危机,谁能成为“救火队长”?》,来源:雷科技

《美对华为芯片制裁的七问七答》,来源:中信证券

本文为FN商业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fn24h.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微信公众号ID:FN-24H)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FN商业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