锚点危机爆发、五虎将皮肤暂停、情皮不敢预热,王者荣耀会倒下吗?

FN商业王叁2020-05-20 12:16 公司
啥是锚点?

5月20日,王者荣耀照例上架了两款情侣皮肤,但这一次,处处透露着诡异。

(孙尚香、刘备新皮肤海报)

以前新皮肤上线,都会提前一周进行预热,但这次刘备与孙尚香的情侣皮肤直到上线前一天才公布细节。

预热意义重大,五虎将系列皮肤就是在2019年9月份公布谍照后,遭到玩家一致反对,五款皮肤全部推翻重做的。

说到五虎将系列皮肤,重新设计之后的第一款在5月初上架,但直到现在都只出了两款,连开场动画都撤了,这是王者荣耀近期异常的又一铁证。

而这一切,要从一个人说起。

“关,滚,懂?”

5月6日起,王者荣耀的每条官方微博都会出现这样的评论:关,滚,懂?

当然不是每条都这样言简意赅,这三个字只是很多长篇大论的关键词。

王者荣耀官方微博的评论数量几乎都在近万条,而在官方控评的几十条评论之后,与“关”相关的内容排在前列。

与其相关的某条话题的阅读量更是已经突破五千万。

(来源:微博)

此外,在知乎上进行相关搜索,也会得出类似的内容。

(来源:知乎)

撞上枪口的锚点论

作为一款主打“公平竞技”的手游,王者荣耀从机制上就决定了玩家不能通过氪金变强,但可以通过氪金变美

所以,售卖皮肤就成了王者荣耀主要收入来源。据统计,单2020年1月份王者荣耀的流水就高达90亿,几乎都是售卖皮肤所得。

因为元旦与春节都在1月,王者荣耀通常会在重要节日上线新皮肤。

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提供的数据,1月16日至1月27日,王者荣耀核心皮肤的售卖情况如上,鲁班七号的6元皮肤销售了1亿多,鼠年限定的伽罗皮肤销量近2000万,收入28.6亿。

最后一个武则天的荣耀典藏皮肤需要抽奖获得,在打折活动期间最多需要约1500元可以获得,共计卖出了200多万个。

据粗略统计,截至27号,王者荣耀通过上表中的皮肤收入52.22亿元。

敲黑板:同一系列的韩信皮肤销量几乎是典韦皮肤的三倍,说明了什么?

(上:韩信新皮肤 下:典韦新皮肤)

说明玩家并不只是为新皮肤买单,准确的说,玩家是为喜欢的新皮肤买单。而且皮肤质量如何,玩家心里有杆秤。

所以问题就来了。

2020年以来,先后上线了后羿和嫦娥的情侣皮肤,大乔和小乔的白蛇青蛇系列皮肤,以及只上了两款的五虎将系列皮肤。

很多玩家在付款后发现,今年新皮肤的质量严重滑坡,既浪费了优秀的IP,又浪费了英雄出皮肤的份额。

这时,王者荣耀新任皮肤总策划与艺术指导关菲菲在带着“锚点论”进入大众视野,如同一锅热油里掉进了一根点燃的火柴。

简单来说,玩家为皮肤付费,一是为了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二是因为设计精美的皮肤带来的新鲜感。

而锚点则是英雄角色本身的特征,皮肤在外形设计上通常与原英雄本身差距较大,保留锚点,即保留英雄本身的特点。

但有一种说法是,皮肤质量越高,与原英雄相似度越低,其实应该是锚点越少。

如上图,从左至右、从上到下依次是夏侯惇原皮肤、免费皮肤、88.8元皮肤和2000元左右的皮肤,皮肤价格越高,与原皮肤相似度越低,也就是锚点越少。

而锚点论风口浪尖上的小乔青蛇皮肤,售价88.8元,与原皮肤相似度比售价仅6元的丁香结还高,引起付费用户强烈不满。

此外,在新皮肤遭遇抵制的初期,王者荣耀还返场了小乔的6元限定皮肤。所谓限定皮肤,是指只能在上线后某一段时间内购买,以稀缺性吸引消费者付费的皮肤。

而限定皮肤的返场,对于王者荣耀而言是保证收入的做法,在小乔青蛇皮肤遭遇抵制、销量不佳的情况下,通过返场很久以前限定皮肤的方式保证收益,但对于之前购买限定皮肤的用户而言,其稀缺性大幅降低,从而引发了付费用户进一步的不满。

事件再次发酵。

因此,无论是关菲菲如今的身份,还是她提出的无法让玩家认可的言论,都注定她会直接承受玩家对于皮肤不满意的怒火。

玩家数量千千万,各有各的道理,意见很难统一,谁对谁错暂且不提。

就说事件发酵之后,无论是王者荣耀官方还是关菲菲本人都并未出面给玩家合理的解释,而是选择了冷处理,这是事件持续发酵的直接原因。

几款陷入争议的皮肤,价格低的是88.8元,高的达到168.8元,更高的甚至突破两千元。

买皮肤是一种没有售前体验、没有售后无理由退换货服务的买卖行为,用户付款之后,无论质量如何都只能选择接受,这才是事件发酵的根本原因。

挨着骂,赚着钱

市场研究机构SensorTower曾根据现有数据作出预估,自2015年8月上市以来至2019年年中,王者荣耀的总营收或已达45亿美元,在各大商城的累积下载量突破3亿次。

今年2月,QuestMobile发布了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专题报告,在春节期间,《王者荣耀》日活用户峰值达到了9535万。

同样根据Quest mobile的数据,2017年王者荣耀声望巅峰期的日活也同样是在一亿左右。

也就是说,即使吐槽不断,也有不少玩家选择卸载、退游,但在维持活跃玩家基本数量的基础上,仍有新玩家持续入注,王者荣耀在推出五年之后的用户数量、日活数量都维持在了较为稳定的水平。

而庞大的用户基数,就是收入的保障。

此外,王者荣耀在不断拓展边界,在皮肤收入的基础上增加新的收入项目。

其中最大的成绩就是电竞。

随着电竞成为新的产业,王者荣耀作为手游领域的霸主自然不肯放过。

据王者荣耀官方数据,2018年官方全年职业赛事共举办335场,赛事体系内容观看量超过170亿,较2017 年提升 65%,单日直播观看量峰值一度达3 亿人次,较2017年提升26%,观赛规模已经超过很多传统体育赛事。

而赛事的火爆也蔓延到线下,KPL总决赛的万张门票通常能在十分钟内被抢售一空。线下赛事的火热直接带动了周边产品的售卖与电竞俱乐部及其选手的收入。

王者荣耀的触手还顺势延伸到了近几年大热的直播领域。

最早从事王者荣耀职业赛事的选手之一、2016年KPL职业联赛最受欢迎选手梦泪,退出职业赛事舞台后转战直播,在企鹅直播的首秀就突破2000万人气,也是企鹅电竞有史以来最快达到100万粉丝的主播。

而曾被曝光单日收入超过6万元的梦泪,在王者荣耀直播领域还不算是最火的。

王者荣耀官方评选出的2019年度最受欢迎主播张大仙,与虎牙直播的签约费高达5200万,其日均直播收入超过10万。

(张大仙)

除直播外,腾讯从2016年就开始打造以王者荣耀为主题的综艺节目,已推出了《王者出击》、《集结吧王者》、《终极高手》等多款节目。

当然,赛事、直播、周边、综艺的收入并不能直接计入王者荣耀的收入体系,但其对于王者荣耀影响力的打造意义重大。

还会继续火吗?

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孩子玩王者荣耀,花光父母多少年积蓄”的报道,而其数额,有2万,有6万,有11万,甚至有14万。

除了过度氪金问题,还有游戏时长问题。5月15日,王者荣耀官网公布《未成年人防沉迷新规接入公告》。对未成年人玩游戏再次作出限制,规定未成年人每天游戏时长不能超过1.5小时。

王者荣耀火爆的原因之一,就是抓住了手游突破15岁年龄段并向下延伸的大趋势。但在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市场,每一步都务必小心翼翼。

几百篇“未成年人过度氪金或沉迷游戏”的相关报道,对于任何一家游戏企业而言都是足以致命的公关危机,而王者荣耀始终屹立不倒。

关菲菲的锚点问题,又怎么可能拖垮王者荣耀呢?

本文为FN商业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fn24h.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微信公众号ID:FN-24H)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FN商业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王叁

王叁

40篇文章

FN商业记者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