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后浪”太凶猛,还是百度在沉沦?

科技考拉杨舒芳2020-05-21 10:19 公司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百度都是曾经位列甚至领衔“BAT”的超级巨头。直到中国互联网“后浪”的频繁诞生和快速崛起,百度的市值逐渐被美团、京东、拼多多、网易等先后超过。

作者:杨舒芳

来源:科技考拉

百度最近正努力对外营造一个积极形象。先是高调官宣入局直播,紧接着李彦宏亲自上阵站台,贡献了他的直播首秀;百度夏季云智峰会上,百度云又宣布了最新架构。

但另一方面,百度对云计算的市场份额决口不提;抖音日活已经突破4亿时,好看视频的独立日活刚突破3000万;微信小程序日活跃账户数超过4亿时,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月活刚达到3.54亿。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百度都是曾经位列甚至领衔“BAT”的超级巨头。直到中国互联网“后浪”的频繁诞生和快速崛起,百度的市值逐渐被美团、京东、拼多多、网易等先后超过。

数据强劲的Q1财报和10亿美元回购计划,迅速提振了百度已经被低估很长时间的股价。

实际上,百度最近正努力对外营造一个积极形象。不到10天之内,先是在万象大会高调官宣入局直播,紧接着李彦宏就亲自上阵站台,贡献了他的直播首秀;百度夏季云智峰会上,百度云又宣布了最新架构,并打出“AI中台”和“知识中台”的概念。

但另一方面,百度在财报中和峰会上都对云计算的市场份额决口不提;抖音日活已经突破4亿时,好看视频的独立日活刚突破3000万;以及微信小程序日活跃账户数超过4亿时,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月活刚达到3.54亿。

不要忘了,在过去的很多年里,百度都是曾经位列甚至领衔“BAT”的超级巨头。直到中国互联网“后浪”的频繁诞生和快速崛起,百度的市值逐渐被美团、京东、拼多多、网易等先后超过。

由于百度的掉队,“BAT”这个概念消失很久了。

“后浪”凶猛,但真正被拍在沙滩上的“前浪”似乎只有百度。实际上,错过移动化转型的关键时机后,百度一直在努力试图补上这张船票。但现实往往残酷,技术和数据能力都处于领先状态的百度,在多个关键赛道都遭遇了强劲的对手。

这个已经下坠的巨头,还有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逆风翻盘吗?

前后浪交锋

从1997年开始,互联网前浪们密集诞生。

1997年,丁磊创办了网易;1998年,腾讯在深圳成立,刘强东则在中关村创立了京东最早的雏形;1999年,英语教师马云创办阿里巴巴;2000年,百度正式成立。

中国互联网曾经独领风骚的三大巨头“BAT”,都诞生在千禧年附近的几年,并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影响着互联网的发展走向。

在很多人眼中同样是互联网老炮儿的美团,其实是个如假包换的“10后”,成立于2010年3月;2012年,张一鸣创建今日头条,让外界第一次正视下沉市场的价值;2015年,拼多多成立,3年后登陆纳斯达克,刷新了互联网企业的上市速度。

这些“10后”们,是妥妥的互联网“后浪”。在他们身上,无一例外的向外界展示了庞大的野心和惊人的成长速度。

在前浪与后浪的交锋过程中,有人保住了自己的位置,有人则快速失血和掉队。

最新的段子里,有人把百度当做了互联网公司的市值计算单位。这种调侃当然不太厚道,甚至颇为刻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阿里和腾讯攀至5000亿美金市值的过程中,百度则在不断被新的公司所超越——美团、京东、拼多多、网易。

“BAT”这个词被提起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曾经在其中扮演领头羊的百度,逐渐被阿里和腾讯甩在身后。已经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排在阿里和腾讯之后的是美团,“BAT”变成了“ATM”。

对互联网这样一个行走在高速公路上的行业来说,竞争是格外残酷的。很多时候,不止是不进则退,而是走得更慢的人就面临淘汰。

直播重走短视频老路?

百度最近非常高调加入了直播赛道。我们可以把这件事作为一个切口,去总结百度所存在的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几个不同的侧面都体现出了百度对直播的重视,通俗讲就是“做直播百度是认真的”。

首先,5月13日的“万象”2020百度移动生态大会上,沈抖对百度直播的描述是“今年下半年百度移动生态的重点发展方向”;紧接着5月15日晚上,一向爱惜羽毛的李彦宏贡献了直播首秀,在百度直播对话樊登给网友推荐书单,为这项新业务亲自站台。

要知道,历年的百度云智峰会,李彦宏都没有过站台和演讲。唯一一次相关事件,是李彦宏2019年在一次全员信中宣布升级“云+AI”战略。Tech星球的报道中曾提到,一位百度云员工不解,“百度既然说要做云、要to B,为什么Robin从来没有给百度云站过台呢?”

其次,百度下半年移动生态的三大计划中,与百家号“百川计划”和智能小程序“创意小程序造星计划”并行的,就是百度直播“聚能计划”。毕竟,百家号和智能小程序的重要性大家是知道的,这两部分业务与托管页是百度官方认证的“三大支柱”。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个“晚”字。不论是直播还是短视频,百度的加入时间点都太晚了。

“太晚了”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百度已经在短视频赛道上有所体会。相对于百度直播“聚能计划”的5亿补贴,百度此前先后拿下跨年晚会和春晚红包的互动,花在短视频上的资金完全是另一个数量级。

但根据百度在万象大会披露的最新数据,2019年好看视频全域日活达到1.1亿,其中独立App的日活则刚刚突破3千万,这意味着,好看视频的主要流量来源仍然是百度App。可以对比的是,《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的日活已经突破4亿;《2019快手内容报告》则显示,截至2020年初快手日活也超过3亿。

永远慢一拍的“追热点”

实际上,在云计算、移动支付等各大巨头都在争夺的核心赛道上,百度都出现了类似的“追热点”情况。

从数年前押注O2O到“all in AI”再到现在,百度有一点没有变过:锚定方向后,往往不惜流量和资金投入。但战略上的后知后觉,往往会给执行层面制造更高的难度和障碍。

除了直播之外,百度最近加入的赛道还有在线办公。

仍然是熟悉的场景:在钉钉和企业微信的用户数分别突破3亿和2.5亿、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也已经跑马圈地之后,百度才终于在疫情期间的需求刺激下,将原本内部使用的百度Hi升级为对外开放的在线办公平台如流。

作为国内搜索行业的最大壁垒,百度应该非常清楚,互联网是明确存在寡头效应的。后来者居上的故事,实现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百度已经意识到很多问题,并在尝试着快速变化和调整。但过于频繁的变动和试错是有代价的,至少在员工层面,已经有不少人感到了困扰。

一位不久前离开百度的前员工这样解释自己的离职原因,“不到2年时间里,换了3个老板、6个小组长;手里的项目换了7次,做过时间最长的项目只有半年,最短的不到2个月。”因此,尽管已经拿到了在百度同级中水平偏上的薪资,他还是果断决定要离开。

“智能”可能不是万能神药

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是,在一些重要但优势不足的领域,百度往往习惯给自己披上一层技术保护壳。最常见的一个百度式标签,叫“智能”。比如,百度智能云、百度智能小程序等。

包括百度正在力推的直播,走的也是类似的技术路线。

沈抖在万象大会上强调,百度直播和其它直播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百度核心的搜索能力,可以针对用户需求匹配有针对性的直播和服务。

但“智能”很可能并不是万能神药。

5月18日的百度云智峰会上,百度云秀了很多肌肉,包括专利数量、行业解决方案等。百度Q1财报中,也提到“百度智能云取得了健康发展”。有意思的是,二者都非常默契地没有提到百度云具体的市场份额进展。

没关系,我们可以从第三方数据找找答案。

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19下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到69.6亿美元。前五名集中占据了76.3%的份额,分别是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和AWS。百度已经跌出前五,被划分在“Others”。

作为“三大支柱”之一的智能小程序,也处于同业竞争力不够强劲的状态。

百度财报中,提到了智能小程序的新进展:月活跃用户数达到3.54亿,同比增长96%。可以对比的是腾讯和支付宝小程序的数据。腾讯Q1财报显示,小程序日活跃账户数超过4亿;支付宝方面我们获悉的最新数据则是,月活6亿,小程序数量170万+。

百度习惯于把技术当作铠甲,但有些时候,太过于强调技术,可能正在成为百度的软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