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老了吗?

盒饭财经薛静2020-06-15 10:13 公司
程维能找到自己的无限游戏吗?

作者:薛静

来源:盒饭财经

滴滴最近有点忙。

6月11日,滴滴地图与公交事业部负责人柴华还在忙于解答消费者对于滴滴司机绕路的质疑,网上就流传出了滴滴司机直播性侵的消息。当晚,滴滴急忙在官方微博中做出回应称已报警并在紧急核实。6月12日,滴滴网约车公司总裁陈熙,滴滴总裁柳青先后发声。

“滴滴司机不是犯罪的代名词!”

“要坚决和罪犯斗争到底,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同日,警方发布通报,这是一起乌龙事件,所谓的“滴滴司机性侵直播”,是一对小夫妻靠色情表演盈利。

和网约车安全的任何事件,都会挑动公众对滴滴的关注。2016年8月滴滴收购Uber中国后,它已经在网约车市场一家独大,市场份额超过90%。在2018年一系列恶性事件之后,它在安全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整改,但是,却无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战略动作。

2018年以前滴滴曾是在风口上最引人注目的独角兽公司之一。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同梯队的滴滴估值为3965亿元左右,美团2987亿元左右,字节跳动在2124亿元左右。然而截至2020年,据公开数据显示,已上市的美团市值为8000亿左右,字节跳动估值为7080亿元左右,滴滴估值为5000亿左右。

估值并不能说明一切,回归到业务层面再看,过去两年中,美团在打车领域寻找出路,将摩拜收入囊中,美团外卖成为行业头部;字节跳动在金融、游戏、办公、汽车等领域四处出击,疯狂收割;快手在技术中台搭建、核心技术能力建设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在其他公司不断扩张的同时,滴滴却忙于处理舆论风波,不断下线自己曾扩张的业务,直到2019年底才又有新的动作。

滴滴已经八岁了,这并非一家佛系公司,程维经历过最残酷的战斗,在补贴大战中,最多一天烧钱4000万,最后打倒了40多家打车公司,并合并了最大竞争对手快的。2014年,Uber进入中国市场,程维则入股Uber在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并入股东南亚、巴西等国当地各大打车软件,将战火烧到全球,最后在2016年成功入股Uber,与其互为董事,将自己推上中国网约车市场中的铁王座。

这样的一家公司为何会突然减速呢?

(图片源自网络)

A 扩张乏力

2018年,滴滴并未完全没有进行扩张。

1月25日,青桔单车正式在成都上线。3月6日,滴滴外卖在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9个城市上线。

但这两项业务的发展并不顺利。

2018年2月成都市城管委发布的一份“共享单车停放秩序考核通知”中,运行一个多月的青桔在共享单车停放秩序排名中高居榜首。3月17日凌晨,滴滴深圳投放了青桔单车,但因违规投放而被叫停,从上线到被叫停仅一天时间。

4月,因存在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经营行为,无锡市工商局约谈美团、饿了么、滴滴外卖三家运营商。

5月6日,8月27日,接连两起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发生,使程维、柳青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此事上,滴滴不得不放缓扩张脚步。

2019年2月21日,滴滴宣布关停在国内的外卖业务。历经11个月,外卖业务并未成功抢占市场,反而烧掉10亿余元。

而青桔单车的发展也在2019年5月遇到了坎坷。当月15日,滴滴出行在海淀区上地、中关村软件园、西二旗地铁站周边等区域投放新的青桔单车共计3000余辆,引发市民关注。5月16日上午,滴滴出行就被北京市交通部门约谈,责令其于当日下午将车辆回收。

青桔单车的发展就此停歇,直至疫情爆发,市场上对共享单车需求增加,青桔单车才又活了过来,于2020年4月获得10亿美元投资。

(图片源自网络)

2019年11月,滴滴重启顺风车业务,这时,它才终于在恶性事件的阴影中走出去。其扩张脚步随即加快。

当月12日,滴滴出行成立传媒公司,经营电视剧、音像制作和电影发行。2020年3月起上线“滴滴跑腿”业务。4月,进军货运行业。5月,注册国际旅行社。6月,签下王一博为代言人。

不过,滴滴动作频频,在外人眼中却仍是裹足不前。

最主要原因是旧有盈利模式顽固,新业务尚未盈利。

截至2020年6月14日,滴滴官网上的业务范畴还只有三部分:出行服务、国际业务、金融服务。其中出行业务包括:滴滴快车,滴滴出租车,滴滴企业版,滴滴代驾,青桔单车,礼橙专车,滴滴顺风车,滴滴公交和滴滴豪华车。国际业务是指全球化出行服务。金融服务为滴滴车险服务。

虽已进军其他领域,但均未被其算进主营业务中。

2019年11月12日,滴滴出行出资1000万成立传媒公司——北京粒粒橙传媒有限公司。不过在其投入影视行业前,当当、哔哩哔哩、豆瓣等都已涉猎此范围。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半路进入影视行业的互联网公司几乎全军覆没。

2016年8月,当当影业成立,但至今未能以任何形式参与到影视作品中。2017年5月bilibili影业被200万转让45%的股权。豆瓣电影成立的飞船影业亦如此,2017年3月成立,至今未有成片。

也许是流年不利,滴滴在2019年末成立影视公司,2020年初就赶上疫情爆发。全国影视业被按暂停键,滴滴亦不能逃过一劫。

2020年3月9日,滴滴上线了“滴滴跑腿”业务,由滴滴代驾团队负责。不过,跑腿服务赛道上的玩家众多,有美团跑腿、蜂鸟跑腿、UU跑腿、达达、闪送等品牌,这些企业后面又有美团、阿里、京东等互联网企业的身影。此外,一些快递企业也推出同城急送服务。滴滴很难在此赛道上占据一席之地。如上文所说,滴滴曾在11个月内为外卖业务烧钱10亿余元并且不得不关停国内业务。“滴滴跑腿”很难说是否会重演当初“惨剧”。

至于旅游领域,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5日,全国共有11268家旅游企业注销、吊销经营。就连头部OTA平台亦受到冲击。据携程网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净亏损22亿。滴滴选在疫情中进军该领域并不是个明智之举。

货运的赛道早就挤满了玩家,如满帮集团、货拉拉和快狗打车。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19年1-4月,货拉拉平台交易额占行业交易总额的53.6%。而快狗平台的交易额,据统计数据,占行业交易总额的24.6%。两大平台合计占市场份额接近80%。除此之外,省省回头车、云鸟司机等平台占据市场其余份额,想要打破货运赛道的原有局势,滴滴或许需要再打一场烧钱大战。

B 守土艰难

扩张难,守土更难。

为了实现扩张并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闭环。2018年以来,公司便开展了外卖、单车、车服等环节。顺风车则为产业链条中必要一环。

不过,让滴滴没想到的是,自己辛苦经营的顺风车业务会在一瞬间崩塌。

(图片源自网络)

2018年5月6日,8月27日,连续发生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事件一出,主流媒体、微博大V、自媒体等纷纷发表言论,舆论一边倒地指责滴滴不作为。滴滴运营模式的弊端全部暴露在外:网约车司机门槛低,监管不到位,客服态度差。

事件发生后,网友爆出之前还发生过很多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等事情。据网友统计,光是公开报道和处理的性侵、性骚扰事件就多达五十多起。

这让用户失去了对滴滴的信任。演员王传君在微博发布卸载滴滴软件的截图,章子怡、马思纯等明星相继发声。舆论风波越闹越大,监管部门涉入,最后导致滴滴不得不在2018年8月26日在微博发布消息:自8月27日起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并进行全面整改。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客服副总裁黄金红被免职。

根据滴滴在2018年公布的顺风车详细数据显示,顺风车日单客均量约为100万单,而其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滴滴出行日单量达2500万单以上。按此计算,顺风车业务在滴滴中的占比不到5%。不过,顺风车却在公司战略中有入口意义。

自2015年起,嘀嗒拼车则在顺风车市场占比中排名第二,滴滴顺风车排名第一。如若放弃这项业务,无异于将市场拱手让人。

在舆论压力下,滴滴忍痛停掉顺风车,损失惨重。据财报显示,滴滴出行在2018年亏损109亿元。并且与2019年2月15日宣布正在优化人员配置,“裁员”规模涉及2000人,比例高达15%。

2019年7月18日,滴滴顺风车在北京召开媒体开放日。台上,柳青身穿白色西服,黑色套裙,表情沉重地对媒体表示,“去年的这段时间真的太难熬了。发生了以后,我和程维两个人在办公室抱头痛哭。”参会的程维已不再是一年前丰满并且意气风发的样子,消瘦下来的他穿着黑色体恤衫、牛仔裤站在台上,脸上露出了疲惫的表情。

(柳青,图片源自网络)

这一年,他们都把精力放到了如何处理顺风车事件中。顺风车市场里也多了新的玩家,嘀嗒、哈啰、高德……

2019年 11 月 6 日,滴滴顺风车宣布重启。程维表示公司将all in安全。

安全监管力度的加大却给滴滴带来了负面影响。

对于重启顺风车业务,滴滴提出调整运营规定。其中有一条表示,顺风车运营时间为5点到23点,女性可下单的时间为5点到20点。这条规定引来网友们的热议,称其性别歧视,并称如果不用其服务更安全。

对于滴滴存在怨言的不止是消费者还有司机。“一颗土逗”曾在2018年采访了160位滴滴快车司机,大多数受访者五险一金的比例很低,一直处在非正规就业的状态下。客服电话没有人接,导航不准确,派单必须接,收入不稳定,身份不合规,汽车出事不能走保险等问题常常被人诟病。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滴滴累计亏损约500亿。另外,据Talk Aat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滴滴在过去十二个月内乘客和司机端 APP 使用量分别下降了 5% 和 23%。

已经成立八年的滴滴一直以网约车为主营业务,且其经营模式并未改变,这是一个涉及到诸多垄断板块,社会意义巨大,但利润微薄的领域,当累积到足够用户后,其便会进入边际效益递减状态。

C 尚能饭否?

两年时间,滴滴便被字节跳动和美团反超并且甩在了身后。

程维创立滴滴的同一年,张一鸣创立了字节跳动,彼时公司名字还叫“今日头条”,可见头条是字节跳动的首个明星产品。自2017年起,今日头条便开始了快速扩张之路。一年内,它连续孵化多款产品,初步奠定图文(今日头条)、短内容(微头条)、问答(悟空问答)、短视频(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和抖音)组成的业务矩阵。

头条的出发点就是通过产品孵化和收购行为改变自身业务单一的状况,尽快打通产业链条,获取更大话语权。

“锌刻度”(ID:znkedu)在文章中曾提到:今日头条有个“边界逻辑”,今日头条CEO朱文佳曾表示今日头条的边界是一横一竖。“横”代表尽可能丰富的内容体裁,“竖”代表尽可能多的分发方式,坐标轴内是今日头条App、头条号、头条视频、悟空问答、微头条和头条搜索等。

今日头条的边界有两种:单一业务边界、商业化路径边界。

突破单一业务边界的打法与滴滴相似,也就是以后来者身份不断进入新领域,并且靠烧钱抢地盘的方式来争夺市场份额。但这种战法无法在短时间内看到效果并且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如遇资金链出现问题,则无法继续下去。依旧以滴滴外卖为例,经过十一个月,烧钱10万余元,对于处在舆论危机并且连年亏损中的滴滴,只能忍痛放弃。

与滴滴不同的是,今日头条拥有强大的内容流量,这导致其在早期“插根筷子也能开花”,然后再通过其产品能力固化。截至2019年底,其用户量已达到了7亿,DUA达到2亿。头条受制于广告是其变现方式,但广告投放与流量增长直接相关,且形式过于单一。因此其必须突破商业化路径边界,选择其他的变现路径——电商与游戏。

同样成立八年,今日头条一直在不断地打破边界。2019年,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营收超1400亿,其创始人张一鸣也因此成为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中的第十名,财富值为1145.5亿元。

“不设边界”同样是美团王兴的扩张逻辑。

近年来,美团四处扩张,外卖、打车、跑腿、共享单车无一不涉及,这些扩张有明确目标,它要建成一个“超级平台”。

按王兴的描述,“超级平台”指拥有1-2亿以上用户,每个用户年使用次数在 8-10次以上的互联网平台。这种平台拥有绝对大的用户规模和绝对高的流量池,在实现消费闭环时垄断流量池,便可控制用户流量的导向。

据数据显示,2019年美团活跃用户高达4.5亿。依托如此巨大的流量池,美团已发展成集外卖、团购、票务、酒店、网约车、单车、金融、买菜等业务于一体的庞大生活服务类平台,完成消费链条闭环。

扩张自然也有代价。

从2010年美团成立到现在,美团已成为千亿级别的独角兽,但它似乎始终无法摆脱亏损。据公开数据显示,美团在2018年,一年亏损1154.93亿元。2019年,终于摘掉“亏损之王”的头衔。财报显示, 2019年年收入为975亿,全年净利润达47 亿元。

王兴曾经在采访中提到过《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这本书,称扩张便是在玩一场无限的游戏。

滴滴创始人程维也曾在微博上对这本书做出短评。

“有限游戏的目的是终结这个游戏,要赢;无限游戏的目的是让游戏得以继续,不需要结束。有限的游戏是在规则内玩的,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规则,探索改变边界本身。有限的游戏比如打牌、比如投资;无限游戏比如创业、比如人生!”

衣食住行,每一个板块都足以养活一只独角兽,但是相比其他领域,网约车这条赛道并非最长的坡,也缺乏最厚的雪,但因为其高频、刚需、低门槛的特征,又很容易吸引新的竞争者进入。这和外卖有几分相似,因此王兴就不能困在这一个笼子里与饿了么厮杀。

如今,程维能找到自己的无限游戏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