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归来,但国美还能回来吗?

FN商业王叁2020-06-25 11:36 人物
不知道对于黄光裕而言,这算不算一个“更好的国美”。

6月24日,北京商报独家报道称,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将于同日晚间出狱,引发业内讨论与猜测,因为这天正是国美零售所在的港交所在端午节休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

但几个小时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布,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2008年黄光裕被拘查时,国美电器全年营收45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0.48亿元,是国内零售行业的领军企业;而在2019年,国美全年营收594.83亿元,净亏损25.9亿元。

十二年弹指一挥间,零售江湖早就变了天。

白手起家

1987年元旦,“国美电器店”正式在北京前门珠市口东大街挂牌开业,占地面积过百平方米。

这是黄光裕和大哥黄俊钦在1986年租下的门店,刚开始是卖服装,发现很难赚钱后,马上改售进口电器。

黄光裕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从初中肄业生一路走到首富,经商的天赋似乎是写进了DNA里的。

黄光裕父亲是地主出身,母亲的祖上是泰国著名侨商,听上去很牛,但这两种出身,在黄光裕1969年出生时那个时代,并不好过。

在后来的描述中:黄光裕和黄俊钦兄弟俩背着大旅行袋,里面装满了收音机、电子表之类的东西,从广东背到北方去卖。

1992年,当初一百平米的“国美电器店”已经发展成了大型电器商场,黄光裕已经开始试水连锁店的经营模式。

一年后,国美电器连锁店发展至五家,两兄弟的关系则发展到分家。黄光裕分得了“国美”牌子和几十万元现金,包括房地产项目在内的其他资产全归黄俊钦。

分家后,黄俊钦创办了新恒基集团,一心从事房地产,黄光裕则继续经营国美,并带领国美走上了更快的扩张之路。

做大做强

1995年,国美电器城达到十家。1999年,国美电器城在全国88个城市有330家门店。2004年,国美旗下有30多家分公司。

也是从2004年起,加上2005和2008年,黄光裕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也排名第一。

关于国美的发家之路,坊间流传着三个很具代表性的故事。

1991年,黄光裕在《北京晚报》的中缝上为国美做了一次广告,打出了“买电器,到国美”的标语。尝到甜头后,国美开始固定每周在同一位置刊登电器的价格,打响了薄利多销的模式。

当时市场的玩法是“抬高售价、以图厚利”,并认为卖不出去的商品才需要打广告,眼睁睁看着国美独占报纸中缝,因为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黄光裕已经用每次800元的低价包下了这个位置。

2005年,从北京起家的国美想要进入苏宁的大本营南京,黄光裕高调宣布要为南京消费者“当两年搬运工”。国美在南京的第一家店开在新街口,那里不但有五星电器、永乐电器等其他连锁电器品牌的门店,还有苏宁的总部大楼。

国美进入南京市场后,据后来估算,南京家电市场的价格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气得苏宁张近东公开表示,“用常规武器打,谁也打不死谁;用核武器打,你死我也死”。

价格战,就是国美在全国很多城市站稳脚跟的“核武器”。

2006年,国美和苏宁稳居家电市场一线,属第二梯队的永乐电器和大中电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大中方面曾明确表示,合作的目的就是要增强对国美的竞争力。

但合作协议签署后不久,国美以52.68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了永乐电器。2007年,国美又以36亿人民币、高出苏宁报价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大中电器。

虎口夺食后,国美不但瓦解了对抗者联盟,还借此超越苏宁,独占国内电器市场的首位。

连号称“铁娘子”的董明珠都表示,“黄光裕用低价冲击市场,要把我们渠道里的中小经销商全部消灭。那时,我们的人很紧张,不能得罪他,大连锁,好厉害!”

锒铛入狱

2005年,已经是首富的黄光裕为国美定下目标,要在2008年让销售额达到1200亿。

但2008年11月23日,大部分人关心的不再是国美是否达到了这个目标,而是被警方拘查的黄光裕会不会坐牢。

早在2006年,黄光裕曾因涉嫌违规贷款被查,涉及资金近十亿元。而那次事件的不了了之,不但为此次拘查埋下伏笔,也让外界猜测是否会上演重复的剧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二中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刑期从2008年11月17日起至2022年11月l6日。

入狱服刑后,黄光裕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

2012年6月1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一中刑减字第2608号”刑事裁定,对黄光裕减刑10个月。2016年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中刑减字第1634号刑事裁定书,对黄光裕减刑11个月。

两次减刑共计21个月,在没有获得更多减刑的前提下,黄光裕将在2021年2月16日刑满释放。

所以,昨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布对黄光裕的假释考验期,就是截止到2021年2月16日。

2010年8月30日至2020年6月24日,接近十年的时间。

十年间,黄光裕在狱中一直通过“挣积分”来获取减刑,曾被派往监狱医院做护理员,也曾被派到监狱花房剪花浇水。

反观国美,其营收规模在2010年跌至苏宁的74%,并一路下跌,2019年,国美的营收只有苏宁的22%。

不过,2019年的胡润富豪榜上,黄光裕仍以资产225亿人民币获得了149名。入狱时被处罚的6亿元罚金和被没收的2亿元个人财产并没有太大影响,国美一路跌跌跌,也没影响到黄光裕的个人身家。

这十年间,黄光裕的妻子杜鹃一直是国美台前的掌舵者,但据国美知情人士透露,国美的重要决定和战略决策都来自于黄光裕的直接意志,尤其是在其夫人杜鹃复出、陈晓离开国美之后,国美董事会只是黄光裕的“影子内阁”,杜鹃则是黄光裕的直接代言人。

江湖已变

2019年4月,坊间突然开始流传黄光裕出狱的消息,国美股价上涨20%。

2020年6月24日,黄光裕出狱的消息再度流传,国美的估计又涨了20%。

这是黄光裕本人的影响力,是投资者和市场对黄光裕的信心。

据《时代周报》报道,黄光裕给国美的指示核心就一个字:拖。希望妻子和妹妹们保住现金流,拖下去,拖到他出狱。

如果所说属实,那她们确实合格贯彻了这项指示。虽然国美零售持续亏损,但好歹没差到退市,黄光裕一家仍牢牢把控国美的指挥权,何况还有两千多家门店。

但在这十年间,家电市场的一切都变了。

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家电市场零售额规模为8032亿元,苏宁、京东、天猫位居前三,而国美仅以5.8%的市场占比位居第四。

此外,2019年国内市场家电零售额规模同比下滑2.2%,家电企业的竞争格局从过去的“跑马圈地”,进入了“存量竞争”时代。

随着电商的兴起,线上成为了家电主要的销售渠道之一。互联网的玩法花样繁多,最后一项黄光裕曾直接参与的可能是电商节,后来的社交,拼团,以及董明珠都不得不参与的直播带货,都是黄光裕不曾参与过的打法。

但这不是国美没参与过的玩法。自2017年以来,从发力社群营销,到与拼多多合作、再到直播卖货,互联网的新玩法都有国美参与的身影,只不过没有做出太大成绩。

更好的国美?

黄光裕入狱时,杜鹃曾表示,等他出狱时,会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

如果只看营收,不看其他,连通货膨胀都不考虑,国美的营收确实在十年间有所增长,甚至是高达百亿元的涨幅。但十年间,国美从家电市场的龙头老大,成了如今连年亏损的“拖”美。

不知道对于黄光裕而言,这算不算一个“更好的国美”。如果不算,他又将以怎样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归来呢?

更重要的是,国美还能重回巅峰吗?

本文为FN商业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fn24h.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微信公众号ID:FN-24H)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FN商业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