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暴降、上市未卜,留给Airbnb的时间不多了

燃财经金玙璠 苏琦2020-06-27 08:58 公司
“疯狂的求生欲”。

作者:金玙璠 苏琦

来源:燃财经

端午假日,一个旅游人期盼着报复性反弹的日子,等来的却是民宿鼻祖Airbnb令人崩溃的消息。

“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以下称切斯基)此话一出,各种解读纷至沓来,Airbnb“要倒闭”“撑不下去了”,就像他亲口说的那句,“好像公司里的一切都崩溃了”。

这段话来自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制作人Riley de Leon于美国当地时间6月22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切斯基在接受采访时,不但谈了疫情对公司业务的影响,也回应了上市计划。

看到Airbnb“崩溃”的消息,一位民宿行业人士称并没有太诧异,只是感叹,“疫情之下,所有的旅游业企业都没有幸免”。

很快,Airbnb中国区传播团队回应称,CEO的话被误读了。但CEO“自曝”无疑是吸引眼球的,外界好奇的是,这位CEO到底说了什么,是舆论夸大其词还是兼而有之?

据悉,Airbnb是一家专注于提供目的地住宿服务的公司。2020年,原本应该是它捷报频传的一年。其实早在2017年,Airbnb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升至310亿美元,当时据媒体报道,Airbnb已经在融资文件中明确了上市时间:2018年,公司目标估值在700 - 750亿美元之间。

然而上市计划一再推迟,今年疫情一来,最新估值可能已经被打为180亿美金。切斯基表示,不会对上市时间表作出承诺,但如果今年11月前不能上市,数百名员工手中的期权就会一文不值。今年Airbnb还有希望上市吗?全球疫情影响之下,它到底有多惨?

CEO说了什么?

“切斯基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当然,其实也是在向股东和市场释放信号:公司目前面临着很大的资金流压力。”华南文旅集团董事长吴永泽表示。和他一样,多位业内人士在和周围朋友谈论切斯基的言论时,话题大多从Airbnb这一家公司,延伸到包括WeWork和它在内的明星独角兽面临的普遍困境。

事实上,看完切斯基的原视频,大家才能看到这位CEO“疯狂的求生欲”。

他的原话是,全球很多人都取消了旅游计划选择居家隔离,这让Airbnb的传统短租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他发现也有一部分无法正常办公的人,选择自驾到离市区很远的小社区进行居住隔离。

“这代表着一个新趋势的到来,我们应该顺势而为。现在的旅游业消极表现,只是我们以前认知的旅游形式结束了,但不代表旅游业结束了。”切斯基认为,疫情后,旅行的形式会完全改变,前往主要旅游城市和旅游区的次数将会减少,人们倾向于选择前往知名度较低或者在更近一点的地方发现新的旅游地。

来源 / Pexels

简言之,Airbnb经历了至暗时刻,但业务已经开始逐步恢复,而且,公司看到了新机会。

这与Airbnb近来的动作一致,国际目的地仍然存在旅行限制的当下,Airbnb将发起一项名为GoNear(本地旅行)的计划,来应对旅游转向国内的需求。

Airbnb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封锁限制的缓解,几乎有一半的美国受访者希望恢复后的第一次旅行是一日游。同时,其平台上200英里内的旅游目的地的预订比例已从2月份的三分之一恢复到5月份的50%以上。

或许,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切斯基还表示,在没有广告投入的前提下,Airbnb今年五六月的生意已经和去年持平。主要用户依然来自美国和中国,其中,中国用户的占比较今年2月提升了至少30%。

Airbnb中国区传播团队告诉燃财经,该公司业务从5月中旬开始好转。5月17日至6月3日期间,平台上美国的预订量高于2019年同期,中国区的表现也很明显。据悉,该公司端午节的预订间夜量是五一劳动节的1.3倍。

当然,Airbnb被反复提及又一波三折的上市计划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对此,切斯基表示业务短期恢复,并不意味着今年剩余时间的预订量将同样强劲,且他此前预计今年营收仅为去年一半,公司正在等待市场稳定下来,然后再进行上市计划。

公司绝对没有脱离险境,仍处于“生存模式”,但“不排除今年上市的可能性,不过现在肯定不会对上市时间表作出承诺。”切斯基称,将随时准备好上市备案。

Airbnb的生存模式:降薪、裁员、借贷

“由于疫情大流行,该计划于今年暂停。”对于上市,外媒有着与切斯基相反的观点。

第三方监测公司AirDNA的数据显示,Airbnb预订量大幅下降,根据估算,在受冲击最严重的市场,Airbnb预订量下降了90%之多。据彭博社报道,Airbnb于2月和3月在中国的预订量比去年同期下降超90%,整体业务下滑超80%。随之而来的是收入骤减,Airbnb的收入是从订单交易额中提取抽成为主。

为了活下去,Airbnb在3月终止了一切营销活动(包括广告投放和招聘),预计2020年能省下大约8亿美元,另外,创始人暂时停薪,高管层在未来6个月内减薪50%。

但随着美国各地逐渐采取停摆管制,Airbnb的业务在4月份真正跌到了冰点。裁员,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5月初,切斯基用公开信的方式宣布裁员25%,裁掉近1900名员工。中国区的裁员情况目前尚未对外公布。

Airbnb的业务范围也要裁。切斯基宣布收缩酒店和豪华民居项目(Hotels and Lux),暂停交通和娱乐业务(Transportation and Airbnb Studios)。

切斯基在信中告诉员工,2020年的收入将不及2019年收入(48亿美元)的一半,不得已,公司从资本市场紧急募集了20亿美金的资金。

一笔是此前4月份,Airbnb从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Benefit Street Partners、Glade Brook Capital Partners、橡树资本和猫头鹰岩资本等机构融来的10亿美元的融资。但公司内部将估值从上一轮2017年融资时的310亿美元,降了16%,下调到了260亿美元。

另一笔是从私募公司银湖(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处筹集到的10亿美金借贷,形式是债股和股权融资,其中包含“优先留置权”条款,意味着,如果Airbnb因为资金危机出现违约,这些债券人将首先得到赔付。

据外媒报道,这笔交易包括二级抵押债券,以及约1%股权的认股权证,贷方获得的认股权证可以180亿美金的估值行权。10亿美元将能换取其5.5%的股权,而180亿美金,远低于3月Airbnb内部估值的260亿美金。

来源 / Pexels

知情人士表示,Airbnb还计划通过发行一级抵押债券或可转换票据或者出售股权的方式,再融资5亿至10亿美元。

正如切斯基3月份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所说,疫情冲击下,他作为船长的船突然被“鱼雷”击中,“一瞬间,一切都好似陷入瘫痪,(我)感到非常惊恐,我当时只是记得自己仍在呼吸”。

但陷入生存模式的船长,不敢停下手中“造富计划”的船桨。

此前,为了给上市铺路,Airbnb去年一直在加大投资和招聘力度,以扩大业务范围。据外媒报道,一份未被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Airbnb的运营亏损达到3.0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主要原因是,Airbnb将销售和营销方面的投资提升至3.6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8%。这份数据亦显示,Airbnb去年的销售和营销支出有望超过2018年的11亿美元。

增加市场营销投资可能能带来新业务,但也会加速显现危机。Airbnb在去年9月发布的声明中称,二季度收入超过10亿美金。但据外媒报道,一位相关知情人士透露,相比去年同季度收入有大约3亿的增幅,但总体支出却增加了4亿左右。

如今资金紧缺的Airbnb,投入、人员、业务都在压缩,这对于一家谋求上市的公司来说,不是利好消息。

上市两难

相比裁员,让部分Airbnb员工更焦灼的是,如果公司不尽快上市,他们手中的期权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2018年,多名Airbnb员工联合上书,要求公司允许他们提前出售股份,或者尽早IPO。他们的期权将在2020年11月-2021年中旬彻底失效。

在共享经济巨擘Uber完成上市、WeWork递交招股书后,舆论来了一波助攻,Airbnb何时上市的问题再次回到大众视野中。切斯基终于在2019年9月底允诺,择期在2020年公开上市,且可能是直接上市,而非通过IPO募集资金上市。彼时公司估值超过310亿美元。而且,相对2019年上市后股价大跌的Uber、Lyft等独角兽,不少人更看好延后一年上市、偶尔盈利的Airbnb。 

但今年的新冠疫情横生枝节,造富计划变成了“烟雾弹”。3月初,有媒体披露,Airbnb上市时间定在6月初,切斯基已在准备公司上市需要的相关文件,并准备在合适时机公开。切斯基最新的说辞是,不排除今年上市的可能性,但不会对时间表作出承诺。

Airbnb,站在艰难抉择的十字路口。

部分员工的期权将在几个月后到期,切斯基需要尽快给员工和股东一个交代,但面对估值暴跌,也需要更多的钱来保证公司眼下的安全,以及未来的竞争力。

对此,多位受访者表示,旅游业的恢复需要时间,Airbnb的上市计划一定会受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博士后龙飞告诉燃财经,到2020年结束还有6个月的时间,不确定性因素还有很多,面临员工期权到期,能不能处理好内部关系,能否上调估值,也是Airbnb以何种方式、何时上市的重要因素。

业内人士Jack进一步表示,是否上市没有任何意义,上市半年后是什么价格,才是公司到底有没有价值的根本体现。

从另一角度看,对于这种备受资本市场关注的全球独角兽而言,上市实际是把双刃剑,意味着要公开所有财务数据。“如果它对市场的预期和判断并不足够乐观,或者自身的发展节奏没有达到预期,都会影响其上市规划。”劲旅网创始人魏长仁称。

周边游,是望梅止渴还是新机会?

Airbnb生来就与危机并存,这家公司正是创建于笼罩在金融危机乌云中的2008年。

在次贷困境中举步维艰的美国业主把自家的沙发、房间分享出来,用租金收入帮助自己支付按揭;住不起高级酒店的旅客也获得了经济型的替代方案。

在危机中杀出商业模式的Airbnb今年遭遇了最大的“黑天鹅”,但按照切斯基的说法,Airbnb已经在其中发现了机会——周边游。

在Jack看来,人们的旅游需求被压抑着、需要释放,出国游、跨地区游难以实现,但周边游是有机会的。这在中国市场同样适用。“现在Airbnb可能是想把这部分业务放大,这是唯一受影响相对较小的业务了。”他告诉燃财经。

“大家憋久了,旅游需求正好以这种形式释放出来。”龙飞也有相同的洞察,乡村民宿可能是疫情下的旅游业中最先恢复的产业。她以北京举例称,乡村民宿一般是独立院落,人与人的接触较少,人们会倾向于选择这种更安全的住宿方式。

据了解,Airbnb此前做过基于location周边的特色化旅行产品,也有过相关的目的地体验活动,意在延伸旅游的上下游产业。但至少从目前来看,它的乡村民宿房源在中国市场并不占优势。

来源 / Pexels

龙飞判断,这次疫情之后,Airbnb可能会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在房源拓展的方向上做调整,比如针对周边游这种更加碎片化、短途的旅游需求,开发新的体验性产品,来提高平台的附加值;更注重搜集、获取乡村民宿房源,独立院落、私密性好的房源会成为重点。

魏长仁告诉燃财经,疫情逐渐好转,民宿行业也会随之复苏,但复苏后的行业就不再是疫情前的状态了,人们旅行的方式、住宿的习惯都会有所改变。“Airbnb肯定能活着,只是能不能抓住人们新的需求点,还有待观察。”他说。

当然,多位受访者表示,如果没有疫情,Airbnb本可以衍生出更丰富的商业模式。

吴永泽非常看好它的底层逻辑,所有使用Airbnb服务的C端客户,都已经进入了它的销售场景,将来可迭代的商业模式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以家庭为单位,与客户零距离地完成商品销售等等。“这种模式是有生命力的,不是一成不变。”吴永泽表示。

但现实是,一旦发生诸如这次的疫情或经济危机等不确定事件,旅游相关的需求,肯定是最先被砍掉的,这个行业也是首当其冲。

长远来看,冲击是暂时的,等待恢复的期间,行业内部其实可以进行转型升级。

“疫情过后,人们对旅游方式、品质的要求都会发生变化,优秀的企业恰恰能在疫情危机中捕捉到游客的变化,对自身产品体系进行升级。”据龙飞分析,那些并非自有房源,而是以投资、盈利为主要目的房东,大概率会被洗出市场,民宿可能会回归利用闲置住房为游客提供住处的本质,行业发展会更健康。

机会是未来的,危机是眼下的,估值暴降、上市未卜,留给Airbnb的时间不多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Jack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燃财经

燃财经

118篇文章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