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的三年,如何影响了国产偶像行业?

毒眸符琼尹2020-07-07 09:08 产业
“创”家族已初具规模。

作者:符琼尹

来源:毒眸

7月4日,《创造营2020》成团夜,孟美岐开场,她穿着与三年前比赛服有些相似的粉色西装裙,带着今年的学员跳起三年前的主题曲《创造101》,恍惚间,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三年前。但不同的是,经历了两年多的历练,孟美岐已经蜕变成一位成熟艺人。“变化简直太大了,像变了个人。”洪涛不禁对身边的龙丹妮感叹道。

当晚第一个出场的孟美岐

随后, R1SE带领学员们跳起《创造营2019》的主题曲《喊出我的名字》;今年的15强及返场学员又表演了今年的主题曲《你最最最重要》……在短短5分钟左右的三个舞台里,不仅是三岁“创”的一次集体报告,还是这三年国产偶像发展进程的缩影——

从2018年本土女团市场连一个成熟女团都没有、却已然一片红海,女团学员们开口的第一句便是“请给我舞台”;到2019年的“对得起初衷,做自己的主人公“;再到今年,女团逐渐出圈、全民化,舞台上的口号变成了“敢做梦也敢担当”……舞台宣言的变化,背后是本土偶像产业三年来的改变,每一次都不同,却每一年都在延续。

今年的主题曲《你最最最重要》?

而市场土壤的变迁,也让处于人才供给端的经纪生态悄然改变。三年来,经纪公司和平台的关系早已是另一番模样。“101时出现了一些争议,到202时没有了,303时公司说腾讯视频的合同一个字都不用改,也没必要改。” 腾讯视频副总裁、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对毒眸(ID:youhaoxifilm)说,“我们跟原生公司之间,从之前还有一些猜忌或者不适应,到现在大家觉得很顺心、很放心。”

在三届“创”出身的团体运营者,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总裁龙丹妮看来,火箭少女101建立起了限定团产品的标准。“它肯定有很多地方不够完美,但它树立了一个标准。”龙丹妮说,“我理解101时经纪公司的顾虑,以前我不认识你,我肯定没有安全感。现在我认识你,我知道风险点在哪里,我反而有安全感。再往下走,就是如何把标杆立得更高更好的问题,这是进阶式的。”

如今,随着火箭少女101顺利毕业,这个属于“创”女团的接力棒,交到了“硬糖少女303”的手里。“创”家族的定义仍在继续传承和丰富着。

公司推偶像,为什么选“创”?

“刷屏了,大家都特别真情实感,我也有种看着自己家孩子长大的感觉。”火箭少女101毕业那晚,好好榜样总裁刘思辰在朋友圈看完了整场演出。毕竟,作为国内偶像行业的亲历者,她们对火箭少女101的感情堪比“养成”。

而这也与两年前火箭少女101刚成立时,全然不是同一幅景象。当时,市场上多是对限定女团模式的不确信,经纪公司也不配合不理解,甚至在成团后不久,乐华娱乐、麦锐娱乐便闹出了解约风波。

再从火箭少女101毕业后回过头看,偶像行业过去对限定偶像团的犹疑都演变了今天的认同。“你拿着火箭少女101的行程和总结,基本就能知道接下来整个做偶像的行业要往哪个方向走了。”刘思辰告诉毒眸,“火箭少女101在舞台的呈现,在音乐作品的制作,包括视觉呈现的部分,都很优秀。同时在多档节目上,也能感受到整个团体的团魂,也全方位展示了每个成员不同的个性和能力。”

火箭少女101的告别典礼

这无形中激发了经纪公司的热情,时至今日,国内大部分经纪公司都主动地将自家艺人输送至“创”。好好榜样将在海外出道4年的刘些宁的国内舞台首秀,选择在了《创造营2020》;嘉行新悦派去了六位标签鲜明,形象突出的学员,其中几位已有出演影视作品的经验;丝芭传媒则派去了七位学员,其中不乏SNH48总选时的高人气选手。

为什么选“创”?

这或许与创三年来形成的价值观密不可分。“我们是做偶像的,我们不知道101个孩子哪个会跟着我们继续走两年或者更长的时间。101个孩子或者300多个孩子都是创家族的,我不希望过程中对任何一个孩子有价值观的偏离、伤害或者利用。”谈起这个话题,马延琨告诉毒眸,“孩子都是18-20岁左右,有时候她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会带来负面的结果,我们这些行业里的人应该跟她们沟通,告诉她们怎么做。”

保有对作品和人的尊重,让每个人的特色得以保留,也成了“创”系列传承和延续的一种特色。“‘创’的孩子不靠话题来做。”成团当天,孟美岐对马延琨感慨。而无论是杨超越刷屏了的发言,还是周震南开直播跟粉丝沟通,都让运营团队感到欣慰,“我们并没有把他们变得一模一样,我们尊重他们的特色。

他们的价值观正确并影响到粉丝,才是这个品牌的价值体现。”马延琨说,“今年从开局到结束,从未出现一个学员的负面热搜。”

成团夜当晚登上热搜的《火凤》舞台

此外,标准的树立也至关重要。在偶像工业尚未搭建完成的环境里,火箭少女101作为首个产品,给偶像产业交上了一份答卷。

这体现在了很多细节上。“目前行业的工业化还不够,打光、切镜头要怎么做还不够了解,对团的舞台没有认知。所以我们必须去导播室进行彩排。”马延琨对毒眸说。为了方便导播认清团员行动轨迹,团队为每个团员都做了一个带着名牌的背心,在彩排时方便导播跟镜头。“现在我们如果第二天有演出,前一天无论怎样都要彩排,不然团员也接受不了。”

而在经纪公司看来,“创”背后也有着一以贯之的审美和标准,比如对实力的认可、对正能量价值观的强调、和对“成长”的关注。“从逆风翻盘,到赤子之心,再到‘敢’,整个创系列都是非常正能量和积极向上的。”嘉行新悦总经理李妍告诉毒眸。

三届“创”的标语变化

这种共生共赢的状态,让平台、限定团运营公司和原生经纪公司找到了日渐成熟的相处模式,曾经的剑拔弩张变成了互相信赖。“我理解101时经纪公司的顾虑,以前我不认识你,我肯定没有安全感。现在我认识你,我知道风险点在哪里,我反而有安全感。再往下走,就是如何把标杆立得更高更好的问题,这是进阶式的。”龙丹妮说。

一年一度的“创”也改变了经纪公司的生态,成为经纪公司业务布局的重要考虑因素。腾讯视频通过比赛所释放出的信息,甚至还改变了部分公司的培养机制。

丝芭传媒就从2018年《创造101》的走红,看到了韩系练习生模式在国内市场上的潜力,于是建立了海外训练生计划,选派了一批年龄小、基本功扎实的成员去到海外的培训基地受训。这次参加创3并最终拿到了32名的李佳恩就是第一批海外训练生。”丝芭传媒CEO陶莺介绍道。

“创”了三年,明星都想做女团

“全民化。”

被问及今年的偶像行业新趋势时,刘思辰首先提及了这一点。

这也符合当下舆论场的热度反馈,在硬糖少女303成团夜当天,相关话题包揽了各平台的热搜,包括“创造营决赛”“创造营团名硬糖少女303”“希林娜依高C位出道”等等。

当晚登上热搜的《创造营2020》相关话题

“女团”这一概念经过三年的构建,已经能与广泛大众产生共鸣。自2018年偶像选拔之后,“pick”成了流行语,许多综艺都会在游戏环节套入101模式,剧集、电影在宣发时也会采纳与“pick”“选秀”和“101”模式相关的话题。偶像不再是一件低讨论度的事情,比如毒眸前几日在微博的登录页面,就能看到“拥有爱豆潜质的演员”的话题也拥有高讨论度。

而在火箭少女101诞生的2018年,这样的热度看起来是不敢想象的。彼时,国内已经有超200个女团正式出道,但能进入大众视野的仍是寥寥。“出道了和没出道感觉是一样的,就是开了发布会,走个形式而已。”2018年《创造101》开播前,腾讯视频发布的《女团》纪录片中曾有女团成员这样提及。

中国女团为什么一直没有出来?《女团》纪录片的主持人张绍刚在采访、观察完一众女团后总结道“我觉得有三个原因,第一,对女团的粉丝可能有污名的嫌疑;第二,市场没有想清楚接受的渠道,运营的方式和方法;第三,连女团都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粉丝被污名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偶像的被污名。2018年以前谈起偶像,可能还是和‘长得好看但没有业务能力’挂钩的对象。”刘思辰说。同时,许多观众对这样的偶像选拔节目也并不认同。“那时候看到有些营销号在转一些‘女生多的地方就是勾心斗角’之类的言论,当时就觉得,不太是我想要了解的东西。”曾有粉丝在接受毒眸采访时说。

“对创而言,青年榜样的养成并非只存在节目期间,而是通过节目播出加后续运营为期两年三个月的完整过程,来选拔和培养青年榜样。”在描述“创系列”的价值观时,马延琨这样说到。经过两年的火箭少女101和一年的R1SE,无论是对偶像实力,还是对团体偶像的污名化,都有所缓解,而这种变化的背后也脱离不开“创”系列对价值观的坚守——

多首音乐作品、多个舞台的呈现,证明的是实力,比如近期在《炙热的我们》中,火箭少女101《怪美的》舞台就具有高讨论度;而两季团综给了火箭少女101不同成员个性的展现,豆瓣多条评论称“唯粉进,团粉出”,毒眸身边也有不少人因为第二季团综,开始成为火箭少女101的粉丝。

《炙热的我们》上火箭少女101的《怪美的》舞台

“建立标准是这个行业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在标准下,公司无论规模大小、是否做音乐,他们知道有地方试了,这是对中国娱乐圈非常有重要意义的事情。十几年前,超女快男改变了音乐歌手的标准,现在创系列对偶像团体产品、限定产品、音乐产品,也都具有价值和贡献。”龙丹妮说。

标准的建立,也为从业者指明了一个可行的路径,无论是经纪公司还是偶像,都能因此更明确努力的方向。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创造营2020》监制邱越曾在接受娱理采访时回忆道,在2018年启动《创造101》前,他们从女团幕后从业者,包括女团成员、训练生身上真切感受到的是身处行业底端的迷茫,以及强烈的生存危机感。

而对今年学员进行调研时,邱越和《创造营2020》制片人多晓萌均感到学员整体面貌特点发生了变化:一,她们的专业素养比3年前的女生们进步很多;二,大家都非常有自信,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来成团的。

《创造营2020》的女孩们

这也让更多元的经纪公司及学员加入到了女团战局中。从本届“创”人气学员背后的经纪公司来看,有影视公司卓然影业、新湃传媒,有演出策划公司达意美施、咏絮文化,还有MCN机构papitube,人气学员里也有演员、lo娘、自媒体人等等。“这个就是市场在活跃的一个表现,有更多的公司进来肯定会促进竞争和发展。”李妍告诉毒眸。

成团了,然后呢?

对女团建立认知只是开始,真正的考验是在出道之后的漫长运营中。其实今天的偶像产业,仍是缺乏土壤的。谈及行业如今亟需解决的痛点时,嘉行新悦和好好榜样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点:没有展示的出口。

这个问题,似乎也是唱片萧条之后,音乐行业久治不愈的顽疾之一。“以前所有的歌手发片是有各个电视台和电台的露出,有音乐排行榜,大家是有动力去跑各个城市宣传,到后期唱片行业萧条了之后,做音乐就是一个烧钱的游戏,只能是靠情怀,也没有唱跳舞台了。”刘思辰告诉毒眸。李妍也说直到现在,偶像的线下活动如签售会、见面会等等也不并太好落地。

除了偶像生态条件的不足,多数公司也在近三年的偶像热潮中,暴露出了缺乏持续内容生产能力的问题。“偶像行业本质上是内容行业,但是多数的偶像经纪公司只局限在经纪业务上,缺乏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这是亟待解决的痛点。”陶莺告诉毒眸。

在偶像工业较为成熟的国外,一般偶像组合出新歌后,有多个电视台打歌舞台、电台宣传、线下签售会、大学演出、综艺宣传、直播宣传等多种配套活动。

不过“创”了第三年后,腾讯视频已经推出多档节目,为偶像生态的构建添砖加瓦——

邀请数百位艺人进行体育项目比拼的《超新星运动会》,为诸多偶像创造了发散魅力的舞台,目前第三季即将上线。前不久刚刚上线,旨在寻找具有专业综艺技能的“有趣综艺新偶像”选拔类真人秀《认真的嘎嘎们》中,也有多位偶像的参与。

粉丝们一直呼唤的偶像舞台,也在今年播出的《炙热的我们》中得到充分体现。在毒眸的采访中,经纪公司都对这档以多元音乐团体,在现场以舞台表演进行竞技的节目,给予了充分认可。好好榜样也提到,如果下一季有机会,还是非常想参与到《炙热的我们》中,因为给了偶像很好的展现舞台。

“平台有着非常大的流量、专业的内容制作实力和广泛的产业资源,能够短时间内为艺人获得极大的关注度。”谈起腾讯视频为偶像生态搭建的节目,陶莺总结道。

在搭建偶像生态的同时,火箭少女101从成团出道到毕业解散的完整运营,也为国内女团的建设打了样——

在偶像的立身之本:音乐这一环节,火箭少女101一共发行了2张团体专辑和17首左右的团体单曲,加上成员个人单曲和影视OST,合计共有83首歌曲,成团以来音乐作品总销量更是超过了5000万。同时在线下的渠道方面,火箭少女101也在北京、上海、广州3地实现了万人规模的演唱会,粉丝见面会也举办了5场。

而国外已成偶像标准动作,但在国内仍然少见的偶像团综方面,火箭少女也以两季大团综《横冲直撞20岁》拉高了整体偶像团综市场的热度和口碑:两季团综的豆瓣评分分别有8.2和8.7的高分。

《横冲直撞20岁》第二季

在团综之余,火箭少女101全员还参加了超过20档综艺、近10次卫视演唱会,且保持了较高的合体频率。2018年时《女团》纪录片里所提及的“为什么女团出不来的死循环”——“没有通告就没有粉丝,没有粉丝反而更没有通告”,这些问题被火箭少女101解开了。

所有的这些经验,如今,都将沉淀在“硬糖少女303”的身上。

成团夜当晚,当7位成团学员全部宣布完毕,金纸飘满舞台,正式官宣的“硬糖少女303”之名就更像是从火箭少女101手里接过了接力棒——《硬糖》是火箭少女101最后一首单曲。不同于2018年时被动地喊话,即将毕业的女孩们已经不甘心被定义:“别痴心妄想定义我模样,又不是手办随便你涂装。”

硬糖少女303

“这是作词人跟孩子们一起开会讨论后写下的,每一句话都是感同身受,这两年所有的回忆、想对用户和市场说的话都在这了。”龙丹妮向毒眸解释了“硬糖”一词的用意,“硬糖是孩子们从心里面打出来的一颗子弹,它是有杀伤力、有棱角的,但也是美好的,有力量的。”

“硬糖”是火箭少女101两年的沉淀,也是对刚成团的硬糖少女303的祝福,更是运营了两年火箭少女101和一年R1SE之后充分的底气。

正如马延琨所言,“火箭的毕业,是我们交出的一份完整答卷。R1SE现在是半份答卷,硬糖少女303则是阶段性小结。如果说创有什么始终坚持的价值观,那就是为时代选拔青年榜样、为中国偶像产业树立标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