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超前点播背后,节节败退的卫视

文娱商业观察富贵2020-07-30 09:22 产业
卫视还能支棱起来吗?

作者:富贵

来源:文娱商业观察

《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联动产生的强话题效果,再次带动了女性题材剧的市场热度,也让黯淡许久的卫视重新有了光彩。

CSM59城数据显示,《二十不惑》首播当晚就以2.437%的收视成绩登上了同时段收视TOP1,后又形成盘踞之势,与此同时,#姜小果误会妈妈# #梁爽当地推小妹还债# #梁爽被小三#等与剧情相关的话题也频频登上微博热搜榜。

紧随其登陆东方卫视独播的《三十而已》在收视稳步上涨的同时,也在豆瓣、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话题讨论热潮,并自开播第3天起稳坐猫眼电视剧+网络剧全网热度榜、猫眼电视剧全网热度榜双榜榜首。

只可惜,透过这份光彩,我们却更清楚的看到了卫视日渐薄弱的话语权。

自《三十而已》开播首日起,腾讯视频会员就可以抢先卫视多看两集,到了8月3日,会员还能以3元/集的价格直接超前点播至大结局,而卫视将在8月9日播出大结局。

愈发黯淡的上星剧

无论是卫视还是视频网站,好的内容都是平台话语权的真正底气。

回顾今年上半年的上星剧,虽然收视破2%的能抓出一大把,但真正有话题热度抑或是口碑出挑的寥寥无几。

任嘉伦等年轻演员领衔的《秋蝉》与张一山、潘粤明主演的《局中人》,这两部同样备受期待的谍战剧先后口碑滑铁卢;预爆款《新世界》《清平乐》开局惊艳,但随着剧情深入无一例外都陷入了口碑、热度高开低走的窘境;《猎狐》《三叉戟》虽做到了口碑收视双丰收,但与网络端同为涉案剧的《重生》《唐人街探案》以及近期大爆的《隐秘的角落》相比,在话题讨论度上显然存在较大差距……

耀客传媒的《安家》、华策影视的《下一站是幸福》以及万达影视的《幸福,触手可及!》算是上半年表现最突出的上星剧,播出期间屡压同期台网剧登上猫眼电视剧+网络剧全网热度榜榜首。

只可惜,与去年相似题材的爆款相比,这三部剧都黯淡了不少。

以《安家》和《都挺好》为例。百度指数显示,《都挺好》播出期间的整体日均值为210493,峰值730946,而《安家》在播放期内的整体日均值仅为98733,峰值335406;口碑方面,《安家》目前的豆瓣评分为6.3,《都挺好》7.8,不仅如此,《安家》的豆瓣评分人数相比《都挺好》也少了近12万人。

上星剧越来越不能打,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类型创新瘸腿,《安家》把故事放到了房产中介行业,但内里说得还是《都挺好》聚焦的“原生家庭”,《幸福,触手可及!》《完美关系》的“创新”仅仅是通过触及市场相对空白的职业领域去完成的,不仅如此,这三部剧也都存在突出的“悬浮”问题,而这一问题在上半年的其他现实题材类上星剧中同样存在。

另一个突出原因是排播的积压剧过多,典型如《秋蝉》《局中人》《爱我就别想太多》,而卫视目前在播的《爱之初》《暗算》也都是积压剧。这些积压剧的演员阵容都很亮眼,但故事内容都或多或少有些过时,很难打动当下的年轻人。

自制网剧品量提升与反响输出持续进阶

上星剧黯然,网剧的势头却更为强劲。

从年初的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到丧到极致的《我是余欢水》,再到近期引爆话题的《隐秘的角落》,这三部网剧的接连播出极大带动了12集短剧的大众关注度,从这三部剧我们也能看到网剧市场高端化、创新化的创作趋势。

《我是余欢水》用荒诞的方式解构中国丧式“中年危机”,从而跳出了国产现实主义题材狗血又难以自洽的创造套路;《隐秘的角落》创新性的从儿童视角揭露复杂的人性,且更加注重以温情的背景和色调粉饰黑暗,从而讲述了一个离经叛道的悬疑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爱奇艺对《隐秘的角落》投入了2019最高的悬疑剧单集制作成本,12集拍摄用时77天。另一部同样在爱奇艺独播的《唐人街探案》更拍摄了四个月之久,这对于12集短剧来说是史无前例的。

这三部剧外,《龙岭迷窟》《鬓边不是海棠红》《传闻中的陈芊芊》《怪你过分美丽》《侠探简不知》《重生》等其他分走了不少观众注意力的网剧,也都或多或少具备了高端化、创新化的特点,而且,它们还拥有一个共同的标签“自制剧”。

众所周知,自制剧已经取代版权剧成为视频网站的布局重心,并开始“反哺”卫视。j优酷参与出品了《冰糖炖雪梨》,刚在央一黄金档收官的《小娘惹》出品方中也有爱奇艺的身影,而其另一部自制网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也将于下个月登陆北京卫视。

视频网站的自制能力在提升,自制剧类型也开始与卫视重合。

在爱奇艺2020iJOY夏日悦享会公布的片单中,诸如《假日暖洋洋》《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亲爱的戎装》《北撤南辕》《理想之城》等自制剧都属于卫视正流行的现实和都市题材,再加上卖相非常可观,反向输出卫视的可能性极大。如此一来,卫视在内容上的话语权势必还会流失。

另一个新的变化是,网剧的地位在今年得到了正视。爱奇艺《鬓边不是海棠红》《破冰行动》、腾讯视频《庆余年》、优酷《长安十二时辰》都出现在了2020年白玉兰奖的入围名单上,《庆余年》更一举拿下五项提名 。

卫视还能支棱起来吗?

危机之下,卫视在近两年开始越发积极的拥抱潮流,通过成立融媒体、新媒体工作室等方式推进“年轻化”变革,努力与年轻人站在同一战线。

可时代的浪潮永远是向前推进的,卫视想找回昔日的绝对话语权已是不可能的了,而其想不在未来沦为视频网站的播放机器和宣传平台,必须设法游到产业链的上游。

当下,绝大多数卫视的剧集版权都依靠影视制作公司赋予,很难拥有绝对控制权。如此一来,在视频网站的攻城略地之下,必然会丧失话语权。

若是卫视能够效仿视频网站,将制作与播出拉通一体化,通过联合影视制作公司探索“自制”,以参股甚至主控的方式打造更适应卫视平台的电视剧,显然可以在版权运营、编排方式等方面掌握更多话语权,甚至能自己打开新的盈利空间。

与此同时,卫视也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与国民度,不断扩大和视频网站间的合作,在形成良性互动的同时,向视频网站取经自制的经验和方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