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张近东会走银泰沈国军的老路吗?

盒饭财经李茜楠2020-12-15 15:45 产业
阿里还会在此时接盘吗?

作者:李茜楠

来源:盒饭财经

互联网巨头的日子不好过。

12月14日,据市场监管总局网站消息,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公布了对阿里巴巴、阅文、丰巢三家公司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三家分别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其中特别提到了,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收购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处以50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这一处罚可能让阿里也有些措不及防,因为这一桩始于2014年,至少分三阶段完成的控股收购。

这不由得令人想起最近发生的另一件大事,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张近东等将全部股权质押给阿里。

此次质押的出质人为张近东、其子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张近东持股80%,张康阳持股20%),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51000股、39000股、10000股,共计10万股;质权人均为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日期及公示日期均为2020年12月4日。

图片

苏宁股权质押信息公示 

自从2015年8月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有苏宁易购19.99%的股权开始,苏宁与阿里就有了血脉联系,此次股权质押更是说明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加深了一步。

张近东会走沈国军的老路嘛?

苏宁作为传统零售业的头部企业,在传统零售向电子商务及新零售转型的过程中面临诸多挑战,转型举步维艰。对于老牌传统零售业企业而言,原有的沉重包袱为它们的转型竖起高墙,与互联网公司合作,确实帮助它们跨越高墙,呼吸更新鲜的空气。

银泰集团创始人,沈国军于2010年创办银泰网,在传统零售领域中最早开始了转型升级;2011年,银泰成为首批入驻天猫的商家,这标志着银泰就此搭上了电子商务的顺风车。此后,阿里不断向银泰渗透,于2017年5月收购银泰,阿里线下零售业的改造,就是从收购银泰开始的。

1996年,黄明端主导的大润发正式踏上了零售业的经营之路。2011年7月,大润发和欧尚在国内的门店打包成立高鑫零售。五年后,阿里介入大润发,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达到36.16%,随后更是不断加码,并于2020年10月19日正式成为其控股股东。

可见,沈国军、黄明端、张近东,都是坚韧的零售业老兵,但人敌不过趋势,因此引入外部合作伙伴来革自己的命,这次苏宁以全部股权质押给阿里,换来十亿元。虽然苏宁回应为,“苏宁控股集团持有苏宁易购3.98%的股权,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对苏宁易购战略发展和正常经营无实质影响。苏宁和阿里长期保持良好合作,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合作,拓展线下商业场景。”

此番回应为双方走得更近留下了想象空间。

图片

2015年8月阿里投资与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现场 

12月13日,张近东首次为此事发声。在苏宁内部的专题会议上,他要求全体员工聚焦工作、保持定力,“不被外部杂音所干扰,用行动做出有力回应”。

不过,这一次反垄断铁幕落下,50万元当然是不痛不痒,只是其中传递的信号,却足以让各方警惕,阿里的线下扩张,会按下暂停键嘛?

1.基因之痛

新零售发展到2020年末,基础设施正在向智能化、数字化靠近。阿里与腾讯,如今将其定义为互联网巨头并不客观,它们也是基础设施的提供者。

云计算、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技术平台与数据处理中心的落成,当然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但对传统零售企业来说,看不见的转基因运动才是最难的。

苏宁高层曾感叹 “外面的人说我们没有做电商的基因,说我们是西装电商,说我们管得太严,说我们没有创意,说我们约束思维。”他谈到:“2011年我们总部刚建完,腾讯高管来访,我们公司20多个高管全是标准的西装领带,对方也是20多人,每个人穿个牛仔裤、T恤,背个双肩包,双方对比非常鲜明。”

传统零售业的基因之痛还在于线上线下融合方面,盒马鲜生、京东便利都是打通了线上线下,对供应链、前置仓、配送体验等进行了深刻改造。

苏宁易购也算是努力,它在线上线下同价方面进行了大量变革。自从2010年以来,前三年营业收入都是上涨的,净利润也达到两位数水平,随后营收虽一直在增长,但2013年其净利润却为1.04亿元,直至2016年,依然未有突破,显然其净利润水平与其体量不成正比;2017年净利润数据突然上涨,为40.50亿元,2018年、2019年的数据分别为126.43亿元、93.20亿元。

它“痛在何处”?

观察扣非收入便能找到答案。2014-2017年,苏宁扣非净利润均为负;2018年、2019年的扣非收入分别为-3.59亿元、-57.1亿元。可见其经营性业务是亏钱的,苏宁一直通过出卖自己的子公司、孙公司以及售卖股权来实现盈利。它在互联网转型方面,缺乏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盈利模块。

不仅苏宁未经全功,财大气粗的万达,在电商方面的转型同样以失败告终。万达网科曾对外宣布,定位高科技智慧生活O2O开放式电商平台,其下的飞凡网是主要的运营产品与流量入口。王健林在电商业务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成本、人员成本以及资源,一位万达的老员工说:“王健林几乎到了要什么给什么的程度。”

2015年下半年,万达电商将总部从北京迁往上海,那个时候如果一个做020的人没有被万达电商合作的猎头找过,只能说明他的江湖地位太差,万达开出了极有竞争力的薪水,美团的CEO王兴也接到过猎头邀请。

但是,高效的执行力和严苛的KPI考核,虽然让万达在线下开疆拓土时战无不胜,但是却不适用于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连“腾百万”的恢弘布局也成了过眼云烟。6月9日,万达旗下电商平台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在计划注销,正在做最后的债务清算。

2.转基因过程

这都已是往事,但也可见传统零售企业的基因之痛。

它们更需要引入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借势发力,而且,像万达百度腾讯这样三家不同的公司所组建的“飞凡”,也难以充分磨合乃至充分融合,往往需要有强势的一方主导,而这一方面,则需要是具备更强大势能的互联网公司——万达曾将飞凡纳入金融集团,后又有“万达广场”小程序上线,新飞凡实质上就“名存实亡”。

银泰集团的沈国军曾经被称为 “传统零售业的叛徒”,就是因为他最早缴了枪他不乏创新精神,对商业也有极其敏锐的嗅觉,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边界。

他与阿里合作之初曾感叹,银泰商业集团八万多人,最近这几年感受非常的深刻,自己虽然经营情况非常好,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我们感觉到特别不爽,这么辛苦,这么多人才挣这么一点钱,可随便弄一个互联网的东西,估值,两三百亿很正常。

当时新零售的概念还没有流行,可传统的零售业已经感到了空气稀薄。最初银泰是骑着自行车的传统商场,而阿里是开着汽车的电子商务新兴经济实体。两者本来是竞争关系,但是沈国军并没有让竞争继续下去,他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合作。

双十一期间,顾客可以在银泰的实体店试衣服,然后用天猫购物终端扫商品的条形码,天猫上的价格会大力度打折优惠。2015年,天猫银泰百货精品旗舰店零点开始25分钟后,则以700多万元销售额破上一年“双十一”全天的交易金额。

银泰与阿里的合作加深着银泰O2O融合,银泰的战略是:2013年,开启O2O新模式,在与阿里的不断合作中寻求流量的引导,以阿里电子商务的天然优势弥补银泰传统零售企业的短板;2014年,实现线上与线下的联动,在店铺的运营、成本的节约等方面着重研究,探索企业发展新路径;2015年,实现线上线下的融合,在O2O上形成较为成熟的商业策略与运营模式。

2014年3月27日,银泰商业发布公告称,阿里以53.7亿港元投资银泰,未来全面打通O2O商业体系。交易完成后,阿里持有银泰商业9.9%的股份及总额约37.1亿元港币的可转换债券。

阿里向银泰的投资号称集中用于建设一套O2O的基础设施体系,同时在电子支付方面投入成本。2014年“3·8手机淘宝生活节”时,虚拟购物卡的推出就是面向电子支付的一次迈进。

银泰与阿里同时约定:在未来三年内,在相关法律法规许可的前提下,阿里可将可转换债券转换为银泰商业的普通股股份,从而使得阿里最终在银泰商业的持股比例不低于25%。这一持股比例使得阿里成为银泰商业仅次于沈国军本人的第二大股东。

标志性的事件就发生在2015年。5月3日,沈国军向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晓东出售公司6000万股持股。15天后,银泰商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会主席沈国军将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这一职位将由银泰商业原非执行董事张勇担任。在当年,据说银泰商业内部的员工都只是当天才知道这一消息,这则消息也让很多圈内人惊讶。

沈国军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只是第一步,两年后,2017年1月10日,银泰商业宣布,收到阿里和沈国军的私有化建议,两者组成的联合邀约方拟以不超过198亿港元,约合177亿元人民币完成对银泰商业的私有化。根据交易,阿里成为银泰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增至74%。

张勇表示,零售行业规模庞大,阿里要重构传统业态,对旗下零售业资产的重新整合。

5月8日的股东特别大会按计划召开,会上通过了阿里私有化银泰的议案。5月19日,银泰商业退市。

3.合作之后

到今天看来,不能说银泰在新零售方面的转型已经完成了,但是也找到了新路径。从投资方面,沈国军个人也与阿里系有更深入的绑定,对他来说也是一次转身。

图片

张近东与马云,并没有沈国军与马云之间的那种私谊,只是这种巨大的交易面前,个人交情难以构成真正的影响。

19.99%是2015年8月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有苏宁的股权份额,苏宁非公开发行价格为15.17元/股,淘宝共花费282.33亿元成为了苏宁的第二大股东。这之后不久,苏宁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投资阿里,占股比例为1.04%。

然而限售期过后,2017年11月14日,苏宁易购公告未来三个月内减持阿里550万股,在12月完成这波减持,苏宁易购最终持有阿里总股份的0.81%,持有阿里股份2087.47万股。

2018年12月28日,苏宁公告称:股东大会同意授权公司经营层对阿里合计1316.47万股股票的择机出售。在这波操作过后,苏宁清空了所有阿里股份“库存”,阿里因此浮亏120亿元。

12月4日公示的股权质押一事,有外界传言“苏宁集团资金链断裂,在渤海银行的贷款违约,民生和建设银行已抽贷。”苏宁在第一时间回应了股权质押的原因和资金短缺的疑问。

对于资金链断裂的谣言,苏宁也进行了辟谣,其称:“我司注意到日前网络上散布的不实传闻,我司在此郑重声明,以上传闻均不属实。该谣言对我司正常经营和品牌声誉造成了恶劣影响,公司已向有关部门报案,查实信息来源,并追究造谣者及传谣者的法律责任。”

12月9日夜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已经足额支付了即将到期的债券,也将使用20亿资金进行第二次购回。

关于苏宁的资金链情况,在此不做探讨,年底资金紧张、资金融通,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但如此大筹码的质押,是否会让人怀疑这其中可能有战略性的考量。

但是,如今《反垄断法》的罚款,对阿里扩张而言,也会添加束缚,即使张近东有心放手,阿里还会在此时接盘吗?

对于处罚决定,12月14日,阿里巴巴方面回应称,“我们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后,已按照政策指引和要求,积极整改”。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盒饭财经

盒饭财经

29篇文章

约会富洞见的商业思想,敲开具硬核的商业案例,还原有温度的商业人物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