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熊猫之乡到成姆斯特丹,我们实地寻觅成都“长红”的秘诀

棱镜纯子2020-12-25 09:58 产业
一座最敢花钱的城市。

作者:纯子

来源:棱镜

从咫尺到远方、从个体到群像,这是一个万物皆可网红的时代,如今,轮到城市了。

或是新经济下的产业变迁、或是舆论场内的文化重塑、亦或仅仅是时代洪流里普通人的肆意嬉笑,在被钢筋水泥包裹的外表下,每座网红城市,都必定拥有属于自己的鲜活面孔。

2020年末,我们走到那些东南西北、大大小小的新网红城市,试图感受他们各自不同的城市脉搏、发现他们本同末离的网红基因。

是为《网红“进城”》系列第四篇。

夜幕降临,气温降至10度以下,晚上8点左右就餐高峰正慢慢过去。此刻,在成都春熙路附近的一家老火锅店门口,却依旧排着近百号人,塑料凳整齐地摆了5排,将步行街道占去了一大半。

尽管成都有近两万家火锅店可供选择,但成都人依然会为了吃一口最“巴适”的火锅,宁愿在寒风中排队两个小时。在吃这件事情上,他们从来不会考虑金钱和时间成本。

晚上8点仍在火锅店门口等位的人。图片为作者拍摄

成都吃喝玩乐形象最新一次“破圈”,则来自今年冬天新的疫情案例。有好事的网友在对比了多地公布的密接者行动轨迹后发现,成都的轨迹多以酒吧、火锅店等娱乐和餐饮场所为主,相比北京等地的奔波工作,成都人的生活令全国人民艳羡。

无独有偶。在上个月公布的一项2020年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排行榜上,成都再一次位居榜首,这也是成都连续12年在这一评选中夺冠,以至于有网友调侃称,“年年都夺冠,一点新意都没有。”

从早期的大熊猫、旅游城市、美食之都,到这两年兴起的太古里街拍、说唱文化、医美之都,成都的名片这些年在不断迭代出新。而这一张张名片的背后,均仰仗于强大的消费力支撑和乐观安逸的生活态度,这或许是其“长红不衰”的终极秘诀。

“只要是花钱的地方,都跟成都有关系。”一位成都当地人士满怀傲娇地对作者总结称。

“成姆斯特丹”如何炼成?

春熙路地铁站所处的十字路口,因为紧邻IFS和太古里两大成都最繁华的购物中心,被视为成都消费能力的一个晴雨表。“只要这个路口的人流量增多,我们的营业额就会往上涨。”小龙坎控股集团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李硕彦对作者表示。

春熙路地铁站旁十字路口的人流。图片为作者拍摄

在他的观察中,今年五一时,这个路口的人流量就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到了国庆节,他们很多门店的营业额都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了20%左右。

各地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9年成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以7478.4亿元的规模,位居全国第五,高于其GDP(经济总量)全国第七的排名。

成都的购买力高于其经济实力,这也是时尚产业媒体《Vogue Business in China》近期在调研了成都、重庆、杭州、武汉、西安等12个除北上广深之外的新一线城市后得出的结论。

这份《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指出:成都的居民经济实力在12个候选城市中排名第五,处于中游位置,但它却是时尚消费实力最高的城市:成都拥有3522家书店、4815家咖啡店、3000余家酒吧和750家KTV,是所有调研城市中最多的,其中书店数量比排名第二的沈阳多出近1.5倍。

《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排名,成都位列第一

“在成都,除了星巴克,你几乎找不出难喝的咖啡了。”这句调侃道出了成都咖啡馆的江湖地位。有可能路边一家毫不起眼甚至有些破败的小咖啡馆,却是让美食博主们趋之若鹜,推荐至榜首的“扫地僧”。

位于IFS附近的一家仅7平米的网红咖啡馆,在作者探访这天因为“灰太大”的理由歇业一天。图片为作者拍摄

成都人对于新鲜事物、新潮时尚趋势以及美和快乐的追求,让他们愿意将很大一部分的日常支出花在时尚上面。上述报告总结称,这也是成都虽然在综合经济实力和居民可支配收入均弱于杭州的情况下,总体排名仍然超过杭州的原因。

在仲量联行上月底发布的《2020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发展指数研究报告》中,成都位列全国第三,仅次于上海、北京。

成都打卡地标之一:IFS熊猫爬墙雕塑,图片为作者拍摄

遍地的美食、潮流的文化、慢节奏的生活……也成为成都吸引各地游客前来打卡的“利器”。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有2.8亿人次来成都旅游,同比增长15.2%。

在携程近期发布的一份冬季旅游度假人气榜(11月)上,成都仅次于正处于旅游旺季的三亚,居全国第二。

数据来源:携程

“从‘熊猫故乡’到成姆斯特丹,以‘一飞冲天’来形容过去十年间成都时尚地位的跃升毫不夸张。”前述报告称,“成姆斯特丹”将成都类比荷兰文化之都阿姆斯特丹,是因为两座城市都具有极强的包容性和多元性,以及繁荣的亚文化。

例如,成都有396家街舞培训机构,在2019年街舞赛事单场规模Top榜排第1位;2019年在有货Yoho!平台上,成都的潮鞋销量排名第1位;成都有68849位汉服热爱者,在全国Top50城市中的同袍人数排第1位;甚至,它还位列泡泡玛特实体店(含自动售卖点)第1位。

在繁华的春熙路上,作者就被两个穿着鲜艳汉服的年轻女生拦住,她们各自推着一辆小推车,推车里是两只被盛装打扮的小白兔,年轻女生热情地邀请路人跟它们合影,并强调:“免费哦!”

这里,买香奈儿LV要靠抢

张婕是成都国际金融中心(IFS)的常客,在刚刚过去的IFS金卡折扣日期间,她和朋友在同一家店消费了10万。她告诉作者,在IFS一些热门包包基本上都要等,或者上新第一天就去“抢”。

“LV断货比较凶,香奈儿上新当天去能买到。”她已经总结出一套自己的IFS购物攻略。

小希则向作者讲述了自己和男朋友为了在IFS买AJ(潮鞋品牌AIR JORDAN的简称)最新款,“排队到哭泣”的经历:畅销款要先在网上登记抽签,抽中才有资格去线下排队。为此他们从早晨7点开始,在大冬天的寒风中排队两个小时,终于买到了心仪的鞋子。

至于抽中的概率有多大,她两手一摊:“抽了5次以上,只中过一次。”

正是看中了其强大的“买买买”能力,成都已经成为各大品牌的必争之地。无论是国际一线奢侈品大牌,还是路边不起眼的一家串串店,都想在这片消费热土扎根,分食蛋糕。

2014年前后,成都远洋太古里、IFS等高级购物中心相继开业,吸引了一众奢侈品牌入驻:路易·威登全球首家旗舰店、卡地亚中国最大旗舰店、Piaget中国最大旗舰店、Givenchy Kids全球首店、Maison Margiela中国首店……包括香奈儿在内的多家顶级奢侈品牌更是将中国大秀放在成都举办。

成都零售商协会与中商数据联合发布的《成都市2019首入品牌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落户成都的首店数量达473家,落户于成都的全球首店数量仅次于上海、北京。 

首店经济如今正是评判城市商业繁荣的标准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成都IFS商场2019年销售额接近70亿元,同比上涨14%,较2014年增长超过3倍,拥有近30万名VIP会员;太古集团的财报则显示,成都太古里2017年的销售额同比增长49%,2018、2019年的同比增长均超过20%。

最新的消息是,被誉为中国最赚钱的高端百货商店的SKP,也将进驻成都,成为SKP在国内的第三家门店。据悉,2020年北京SKP的销售收入预计将实现175亿元。

成都商场里的西南首店标语。图片为作者拍摄

李硕彦向作者介绍称,全国很多做餐饮加盟连锁的投资人,其中必须考察的一站就是成都,在成都能找到很多很好的项目。在他看来,成都人的消费能力从最低端的几十块钱的串串,到最高端的人均3000的日料或者西餐,都能够覆盖。

但同时,成都餐饮的竞争也是最惨烈的。“成都消费者更加讲究味道、讲究服务,也更挑剔。”他说。

在前述《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发布峰会上,中国时尚新锐女装品牌乌丫的CEO周龙也提及,一个时尚品牌想要在全国消费市场站稳脚跟,成都必然是不可忽视的战略支点。

新“蓉漂”注入新活力

吉林人吴露比原定计划要早几年来成都定居。

在北京工作多年的她,因为家人的关系,2016年在成都购置了房产,结果装修新房一个月后,她再也不想回北京了,因为“胃已经留下来了”。她索性定居下来,做了一家新媒体成都分公司的负责人。

成都的消费能力为什么这么强?广袤的市场腹地、庞大的人口基数、相对较低的房价,正是不可忽视的三大外部因素。

根据成都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末,成都市常住人口为1658.1万人,仅次于重庆、上海和北京,排全国第四位;人均消费性支出17572元,增长10.0%。

实际上,成都的消费能力不仅仅来自这1600多万人口,成都市政府在发文中就曾提到,成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具有强大的辐射能力,市场腹地涵盖云南、贵州、四川、重庆、西藏等西南地区近2亿人口。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成都双流机场的吞吐量仅次于北上广,位居第四。

在这一点上,李硕彦感受深刻。在IFS办公的他,经常能听到藏语、陕西话、东北话、云南话等各地的方言。

在成都太古里逛街的僧人。图片为作者拍摄

成都这几年人口还在持续地净流入。根据贝壳近期发布的《2020新“成都人”安家居住报告》显示,成都人口净增流入规模由2011-2015年的年均8万人扩大至了 2017-2019年的年均近20万人,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人口净增加25.1万人。

这与2017年成都市政府发布实施的人才优先发展战略密不可分。该政策包含本科即可落户、发放“人才绿卡”、提供免费技能培训等等,累计吸引超过33万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落户成都。

吴露告诉作者,她们公司现在有20多名员工,几乎都来自周边的陕西、山西、甘肃、云南等多个省份,非常多元化。

更低的房价和生活成本,也是成都吸引许多从一线城市归来的年轻人的主要原因。

作者在走访了成都多个楼盘后发现,如今成都的商品房价格普遍在2.5万元-3万元/平米,小产权公寓的价格在1.4万元-1.6万元/平米。与北上深动辄8万、10万一平的新房价格相比,能便宜不少,因此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投资。

天府新区某楼盘的销售人员告诉作者,该公寓楼盘的买家以北上广深为主,多半是出租,40平米的一居室月租金在2500元左右。

贝壳的前述报告显示,目前在成都置业的人中有83%为新成都人,且占比有加速提升的态势。综合购房和租房的新成都人来看,7成新成都人来自川内,3成来自川外。

数据来源:贝壳

成都源点互娱COO张书舟是重庆人,曾在广州、北京工作多年,两年前选择在成都定居,负责一家头部MCN机构的运营,目前旗下拥有50多名员工。他告诉作者,他们成都分公司的薪酬比起北京总部而言,要低30%-50%;而他们位于春熙路最繁华的办公楼租金,也比北京五环外办公楼的租金还要便宜。

在他看来,成都是一座包容性很强的城市,喜欢尝试各种新鲜的东西,也是在全国比较早接受抖音推广这些新形式的城市。在文化方面,大家更喜欢享受生活,相对来说觉得工作没那么重要。

“你会发现一到下班的点办公室就没人了。”他笑道。

快耍慢活的年轻人们

的确,吸引外地年轻人的,还有成都长久以来独有的安逸休闲、及时行乐的生活方式。

印在太古里街头的标语。图片为作者拍摄

95年的小悠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过去25年的生活半径从没有离开过成都。大学动画影视专业毕业后,找了份后期剪辑的工作,如今一个月工资到手7000多块钱,但她依然存不下来钱。

她向作者细数了一下每个月的开支:每天上班的通勤加伙食费在50元-100元不等;每个周末必须要出去跟朋友搓一顿,算是对自己的犒劳,人均100-300不等;另外周末偶尔还要来一趟周边游,去都江堰泡泡温泉呼吸下新鲜空气;再加上买衣服化妆品买各种电子产品的开支,一个月工资所剩无几。

周末必须要去周边游,几乎是所有成都人的“信仰”。一到周五下午,浩浩荡荡的出城大军就将高速路堵得死死的,青城山、峨眉山、西岭雪山……这些车程在一两个小时的景点是热门选择。为了度假方便,不少人甚至在这些地方买房,目的是为了贴近自然,放慢生活节奏——即使成都的生活就是以慢出名。

成都发达的周末文旅经济或许与其汽车保有量密不可分。来自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成都汽车保有量超过500万量,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

在成都,吃几乎要占到一半的开销。96年的许涛掏出手机向作者展示他上个月的支付宝账单,光餐饮这一项共计花去了6000多元。

他一个月的工资加副业收入超过1万元,单身且不用考虑买房,这让他在这座消费型城市没有任何压力,且过得很滋润。当然,代价是月光:吃一次饭三四百元,去一次小酒馆七八百元,一双AJ两千多元,一个月去一次周边游等等。

抱着应该趁着年轻在外面闯荡一下的想法,许涛在大学期间曾去北京“北漂”过一段时间,因为受不了北京节奏太快压力太大的生活,最后他几乎是“逃回”成都的。

“在北京连上下班的路上都在奔跑,回家还有工作,虽然规定6点钟下班,但是如果你6点钟走人了就像罪人一样,没有一个人动一下。”他向作者抱怨道,“活得很累。”

但在成都,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自己的工作任务完成了就可以下班,基本不用加班,下班后可以玩游戏、约朋友吃饭、唱歌、去酒吧。在许涛看来,成都是一座好玩的城市。

“俗话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但这种生活为什么要放弃?我们努力拼搏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轻松一点吗?”他反问道。

许涛的经济状况略高于身边的同龄人,据他观察,他身边很多同龄朋友都是负资产,一个月四五千块钱工资根本不够花,只能借信用卡和网贷来消费。

97年的成都本地人沐梓如今做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月薪6000。在进入现在的公司之前,她同时也拿到了成都字节跳动的offer,到手一万多元的待遇比这边高出一大截,但压力也更大。“周末也要随时准备加班的那种。”权衡之下她选择了现在轻松一点的工作。

“95后就是这样,都想去赚更多的钱,但如果让她累死累活的话那还是算了。”她向作者说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棱镜

棱镜

108篇文章

《棱镜》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聚焦泛财经深度调查。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