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玩狼人杀吗?

毒眸张嘉琦2021-02-25 15:24 产业
天黑请闭眼。

作者:张嘉琦

来源:毒眸

“全世界讨厌狼人杀的人民联合起来”。

这条不足20字的微博已经被转发超过一万次,网友纷纷在转评区讲述自己在狼人杀游戏中不愉快的体验——包括但不限于氛围无趣、套路死板和游戏环境差。

往前回溯几年,狼人杀还是在社交游戏领域一骑绝尘,风头无两的存在。随着各大直播平台开设狼人杀真人秀,JY、2009、PDD等多位其他游戏的知名主播或职业选手纷纷入局,他们不仅自带流量,还在这里获得了事业的第二次高峰。

紧接着,狼人杀APP开始获得资本的青睐。“天天狼人杀”、“狼人杀Online”、“狼人杀”等名字相差无几的APP纷纷宣布完成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到上千万不等。

那几年,狼人杀不仅是资本追逐的风口,也是年轻人聚会的首选,几乎所有咖啡店都配备有狼人杀的卡牌,专门的狼人杀线下体验店更是多如牛毛。

而如今,狼人杀的热潮早已退去。

狼人杀领域最火的主播JY与饮料、二龙共同成立的JYclub一度在全国开设了多家分店,遍布上海、北京、成都、深圳等地,并主办了京城大师赛、高校联赛等一系列线下赛事。现在搜索JYClub的官方微博,最近一条发布于2019年底,内容是“目前JYclub闭店啦,我们撑不住了。”

回顾狼人杀的曲折道路,它乘着“互联网+”的东风进入大众视野,从线下的社交桌游发展成为线上赛事。电竞主播的入局、赛事的举办为狼人杀带来了流量,但越来越高的竞技化程度,也让它的社交内核逐渐模糊。新手玩家不再被接纳,转而投向剧本杀等更适合社交、门槛更低的游戏。

在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看来,市场对狼人杀逐渐冷静的背后,是对社交游戏边界的更深层思考。

成为桌游“一哥”

狼人杀的前身是杀人游戏,流传最多的言论是该游戏由美国人安德鲁·普洛特金进行升级,与美国社会的“狼人传说”相结合,改良成为一款角色更多、游戏性更强的桌游,并在1999年左右被硅谷归国的留学生带到上海。

但真正让它拥有姓名的,是一位名叫唐立军的桌游店老板。

唐立军的“大魔王桌游俱乐部”在北京拥有6家分店。2009年,他偶然接触到这款以狼人文化为背景的杀人游戏,并对其进行重新设计和包装。仿照当时大热的桌游三国杀,他为这款游戏取名为狼人杀,开始在自己的桌游吧进行推广。

自此,狼人杀正式进入中国的桌游市场。2010年,他以公司的名义申请了“狼人杀”的注册商标,并在百度百科创建了词条。

这之后的几年,狼人杀的定位是一款用于社交的线下游戏。而真正让它走入大众视野的关键年份,是2015年。

2015年的狼人杀界发生了两件大事:“狼人杀英雄榜”的创立,以及综艺节目《LyingMan》的播出。

这两件事的背后有着相同的原因:当年,“互联网+”的概念开始频繁出现。马化腾在全国人大代表会上提出,应当以“互联网+”为驱动,鼓励产业创新。同年7月,《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由国务院印发。简而言之,就是将一切东西都搬上互联网,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狼人杀。

“狼人杀英雄榜”由西安一家网络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张萌创立,这是一个借助微信公众平台所搭建的线上狼人杀平台,也是国内首个把这款线下游戏搬上互联网的平台。

张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很多流行的狼人杀板子(指不同角色配置的狼人杀玩法)都是在他的平台上提出,经过资深玩家的测试之后再进行推广。

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狼人杀的乐趣,线上平台的建立让这款游戏的玩家开始增多。而《LyingMan》的播出,则成为了狼人杀正式“破圈”的第一步。

《LyingMan》是国内第一档以狼人杀为核心的真人秀综艺节目,由战旗TV播出,并请到了包括JY、2009、少帮主、PDD等在电竞圈耳熟能详的主播或者前职业选手坐镇。

此时,狼人杀已经在线下拥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再加上这些自带流量的嘉宾,《LyingMan》很快一炮而红。

彼时恰逢直播行业兴起,各大平台都急需能够吸引观众注意力的新鲜内容。2016年,熊猫TV推出自己的狼人杀综艺《PandaKill》(原名《SuperLiar》),从战旗TV“跳槽”而来的人气嘉宾JY和少帮主等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第一季,在线观看人数峰值超过350万。

同年8月,米未制作的《饭局的诱惑》播出。《饭局的诱惑》将自己定位成“国内首档明星狼人杀访谈综艺节目”,由米未传媒制作,主持人是马东、侯佩岑和蔡康永,每期邀请不同的明星嘉宾。

和主播相比,明星的知名度无疑更高。而且《饭局的诱惑》“捆绑”当时的热门综艺《奇葩说》,由肖骁、颜如晶、大王等知名选手组成常驻阵容,让狼人杀的流量再次跃升。

可以看出,狼人杀节目已经开始走出单一的直播平台,开始进军流媒体:《饭局的诱惑》由腾讯视频独播,总播放量超过5亿次。次年虎牙直播推出的《Godlie》则选择与优酷合作,总播放量也有1.5亿。

与此同时,狼人杀APP的数量也开始陡增。和最开始剧本杀APP“我是谜”一家独大的场面不同,当时狼人杀的APP市场可谓群雄逐鹿,互不相让。欢聚时代(YY直播)、熊猫TV、玩吧、网易等都拥有自己的狼人杀APP,不同的APP成为各种狼人杀节目的赞助商,形成“互帮互助”的生态。

其中,欢聚旗下的APP“欢乐狼人杀”成为湖南卫视知名综艺《快乐大本营》的赞助商,邀请主持人谢娜代言,并在节目中特别增设了狼人杀的游戏环节。

在这些狼人杀APP的背后,是纷至沓来的资本。由上海假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狼人杀”APP上线仅三个月,用户量就超过1000万,一度在APP STORE的社交榜排名第三,前两名是微信和QQ。

该公司在14天之内完成两轮过亿融资,投资人周亚辉曾表示,“这家公司今年预计利润是两亿,投这个项目肯定可以赚10倍以上,狼人杀就是这样的项目。”

同时,玩吧旗下的“狼人杀Online”、“天天狼人杀”等APP也纷纷宣布完成融资,一时间,狼人杀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

尽管是在线上完成破圈,但狼人杀的“老主场”线下也一荣俱荣。其中最知名的是由JY、饮料和二龙共同创立的JYClub狼人杀俱乐部,依靠三位老板带来的明星效应,和店铺所标榜的“专业程度”,JYClub的分店很快就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并因此催生了一大批新的岗位,包括专业法官(狼人杀游戏中的流程引导者)、解说、导师等等。

和JYClub分庭抗礼的是mrx狼人俱乐部,同样是由2009、少帮主等几名知名嘉宾投资创立。和强调竞技性和专业化的JYClub相比,MRX更注重休闲感,和纯粹的狼人杀赛场相比,更像是一个兼有狼人杀功能的咖啡厅。在第一家旗舰店开业后两个多月内,MRX已经获得了朗然资本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从线下到线上,从小众到大众,狼人杀在2017年迅速完成了对同类型游戏的征服,奠定了自己“桌游一哥”的地位。

遗憾的是,狼人杀的盛世刚刚开始,就即将迎来结束。

潮水退去

大量狼人杀新手玩家的涌入,带来的不是新的浪潮,而是鄙视链的开始。他们来到狼人杀的世界,却发现自己并不被欢迎进入这片领土。

在线下,如果你不知道夜间打格式的手势,你甚至不知道你的“狼队友”在和你说什么。在APP里更是直观,显示场次为0的用户会被房主无情踢出房间,即使你是“面杀”高手。

曾经火爆的狼人杀真人秀开始暗淡。元老节目《LyingMan》的热度只持续到第二季,后面几季逐渐无人问津,根本原因是狼人杀嘉宾的“内卷”:被这个节目捧红的狼人杀“大神”们纷纷跳槽到更大的直播平台。

去年,战旗TV宣布正式取消游戏直播业务,这个曾经狼人杀节目的先驱,在直播平台的混战中败下阵来。《PandaKill》也停在了第五季,2019年3月,熊猫直播正式宣布关站。

迄今为止硕果仅存的狼人杀综艺是虎牙直播的《Godlie》,在最新的第五季中,节目打出“破圈融合”的口号,旨在“将节目推广至不同领域”。在嘉宾设置上,邀请了包括蒲熠星、唐九州、徐紫茵、冉高鸣等在内的各界明星和名人。

尽管如此,节目似乎也没能为狼人杀带来多少新的玩家。新手玩家占了半张桌子的情况,反而“劝退”了一些热衷于看高手过招的老观众。

曾经大热的APP们纷纷宣告转型或关停。前文中提到赞助《快乐大本营》的欢乐狼人杀目前已经下架,现在搜索关键词“狼人杀”,仅有不足10款APP,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太空狼人杀”——这种玩法脱胎于去年在美国走红的线上桌游《Among Us》,两大阵营分别为船员和内鬼,玩法与传统狼人杀有较大区别。

线下店铺的日子也并不好过。MRX狼人俱乐部的创始人曹枕书在刚开业时候表示,他的计划是在第二年开到68家门店。而现在回头看,当时和MRX共同成长的JYclub早已关停,而MRX的门店数量则停留在10家。

小王子于2018年5月在广州开了一家狼人杀线下店,经过多次调整,现如今已经转型成为剧本杀和密室结合的新形式。

他告诉毒眸,广州狼人杀最火的时间是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进入2019年初,他明显地感觉到狼人杀玩家数量骤减,因此迅速加入了当下更流行的新玩法。

知乎一则名为“2020年,《狼人杀》已经凉了吗?”的问题下面有超过1300个回答,用户们纷纷着讲述自己曾经的狼人杀生涯,尽管过程不同,但最终大部分都指向同一个信号:这个曾经称霸桌游界的游戏,的确已经日薄西山。

对大部分玩家来说,最直观的就是游戏的复杂化。早期的狼人杀节目以“高玩”闻名,复杂的逻辑让节目的可看性变高。但当落地到普通玩家身上时,动辄几个小时的繁琐推理就会让人摸不着头脑。

现在在百度搜索“狼人杀”,相关搜索仍然被各种有关玩法和规则的提问占据。

新手玩家需要经过漫长的训练,才有机会被允许“享受”这个游戏。小王子在开狼人杀店前两个月才接触到这款游戏,因此,在运营的时候,他会更加注重新手玩家的体验。他的店铺有专门给新玩家开的“狼人杀培训班”,给他们介绍较为大众的玩法和一些基础技巧。

当时广州其他老牌狼人杀店都更倾向于接受老玩家,一旦有新手加入,会影响老玩家的游戏体验。因此,小王子的店铺更受新玩家的喜爱。但这本身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当一款游戏的门槛高到需要先上培训班才能玩的时候,它的可玩性本身就值得商榷。

老玩家们也并不愉快。在《LyingMan》一战成名,被称为“国服第一狼王”的JY是高配玩家的代表,他被认为是场上的风向标,几乎每局都会被好人和狼人两个阵营同时针对。

曾经作为社交手段进入中国的狼人杀游戏,逐渐开始变成竞技性极强、唯输赢论的比赛。

狼人杀是由“误解”构建的游戏,在游戏过程中,玩家需要不断猜测彼此的身份,在这个过程中难免出现误判。如果这只是个单纯的社交活动,那么误判无可厚非,而当它的竞技属性越来越强烈时,误解所带来的冲突就无可避免。

在同样由虎牙直播主办、定位为高端局的“京城大师赛”中,就上演过这样一幕:玩家诅咒和ALAN汪在直播现场发生口角,诅咒举起放在手边的可乐罐向ALAN汪砸去。尽管镜头迅速切出比赛现场,但仍然引发了不小的讨论。

小王子也告诉毒眸,“面杀”时玩家之间起冲突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在赛后复盘的环节,经常出现相互埋怨的情况。“因为游戏规则本身没有固定的标准,只能靠玩家之间的相互妥协,或者店家的控制,但有些情况很难避免。”

在狼人杀内部动荡不安的同时,一股新生力量悄然崛起,那就是剧本杀。

这种新兴崛起的社交游戏被热播综艺《明星大侦探》带火,并迅速代替了狼人杀,成为很多年轻人休闲娱乐的首选。据36氪报道,全国的剧本杀线下店仅在2019年一年就增加了大约10000家。剧本杀APP《我是谜》目前已经进行到第五轮融资。

狼人杀似乎已经无处可逃了。

社交,还是游戏

马东曾经介绍《饭局的诱惑》时提到,“一个好的游戏产品必然带有先天的社交属性”。

狼人杀是桌游的一种。桌游起源于德国,区别于电子游戏,桌游指的是不依赖电子设备或技术的、多人面对面即可完成的游戏。由于强调“面对面”的玩法,桌游自诞生起,就带有明显的社交属性。

而当狼人杀的主阵地从线下移至线上时,缺少了“面对面”的社交基础,它的社交属性就开始逐渐削弱。

从2012年起就开始接触狼人杀的资深玩家“掰刀就自爆”(下文简称“掰刀”)向毒眸解释了“面杀”和“网杀”的区别,在他看来,“面杀”才是最适合狼人杀的形式,不仅可以抿挂相(通过玩家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判断身份),而且有充分的沟通时间。

与之相比,“网杀”只能更专注于语言,单局的时间较短。且由于玩家之间过于陌生,贴脸(通过非逻辑的发言获取信任)、骂人、装离线、作弊等方式都难以避免。“大部分面杀玩家在场上都会比较客气,但网杀就不会。”

与社交属性的弱化相对应的,是竞技属性的增强。狼人杀节目在破圈的同时,为玩家提供了许多“约定俗成”的游戏套路,并且规范了游戏的流程。这些规则无形之中成为评判玩家水平的标准:掌握“金水”、“抗推”、“查杀”等专有名词只是基础,“预言家上警”、“报警徽流”等玩法都被认为是标配。

在知乎问题“如何看待京城大师赛诅咒和ALAN直播打架的行为?”下有玩家认为,“狼人杀作为一个社交发言游戏,不应该有这么强的竞技性”。

该玩家回忆起自己初中时候玩狼人杀的情景,当时并不存在任何规定,发言的时候不会被所有人盯着找语病和逻辑错误,宣布结果后也不会互相甩锅,争得面红耳赤的场景。“大家摸完牌之后闭上眼睛,互相扯皮,发言可能只有单层逻辑,也可能无话可说,就单纯吹吹牛皮。”

但无可置疑的是,狼人杀的强逻辑性和推理性,同样是不可忽视的魅力所在。掰刀就是“竞技流”玩家,他之所以喜欢狼人杀,就是迷恋其中的复杂逻辑。“如果大家都用娱乐的方式应对的话,狼人杀的魅力就不存在了。”

从这一角度来看,狼人杀是一款特殊的游戏,它的社交性和竞技性之间存在矛盾。掰刀表示,因为有竞技感,玩家才会更珍惜限定时间内的发言机会,并且更专注抓住对手的漏洞,和编造完美逻辑。但与此同时,由于没有严格的游戏规则,再加上以发言为主的形式,很难用统一标准去规范游戏流程。

简而言之,如果将狼人杀看作一款竞技游戏,那么它的公平性不足。而如果只是单纯的休闲社交游戏,又会丧失它最核心的魅力。

在这方面,剧本杀的融合程度或许会更高一些。在小王子看来,剧本杀的门槛更低,玩家不需要掌握太多专业术语,只要沉浸在剧本当中就能够获得游戏体验。除此以外,剧本杀的丰富度更高。“如果我玩了100个剧本,就等于读了100个故事,但就算玩100局狼人杀,还是狼人、女巫、预言家。”

但他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于剧本杀市场的担忧,他认为,剧本杀现在正在经历狼人杀走红的阶段,当这波新的潮水退去时,相似的问题可能会再次出现。

狼人杀当然也没有完全消失。作为大众耳熟能详的游戏形式,它经常出现在《创造营2021》等各种综艺节目中;现在在微博搜索关键词“狼人杀”,实时广场还充满着与好友线下聚会的言论。

经历过热潮之后,狼人杀从小众回归到了小众。掰刀告诉毒眸,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坏事,因为小众就代表精准:“起码网杀可玩性高了。”

或许这就是综艺、资本都无法改变狼人杀的原因。在老玩家的不断努力下,狼人杀早已成了无法与人分享的快乐。

“天黑请闭眼。”

“天亮了。”

“昨夜死亡的是,新玩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