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醒醒吧,虾米都被“情怀”搞死了

InfoQ褚杏娟2021-03-09 09:53 产业
网易云还在,音乐快没了。

作者:褚杏娟

来源:InfoQ

从2013年4月发布到现在,网易云音乐即将迎来自己的8周岁生日,但没想到,比生日来得更早的是自己的“七年之痒”。

“抛弃网易云了”

“抛弃网易云了”,用了网易云6年的晓琛还是决定将其打入“冷宫”。

“当时大家都在用酷狗,我感觉那都是我小时候在电脑上听歌用的了,就莫名排斥。后来无意中下载了网易云,发现界面挺好看,也很年轻化,就一直在用。中间虽然也下载过虾米那些,但基本没过两天就卸载了,网易云算是我用得最久的音乐App了。”

让晓琛放弃网易云的原因很简单:没歌。“想听歌的时候,上面啥都没有”,晓琛说道。“不过,我也没卸载,周杰伦的歌收费之前,我下载下来传到云盘上了,现在它就是我的一个云盘。”

没有版权是网易云被诟病已久的问题,但不能说网易没有努力。2015年,刚成立两年的网易云就赶上了最严版权令,当时慢半拍的网易输给了财大气粗的腾讯,以至于后来网易云音乐一直被版权钳制。后来,即使网易有心买,人家也不一定肯卖了。

据自媒体科技新知统计,到2020年9月,腾讯拥有3500万首曲目的授权,占到国内市场80%以上的音乐版权,而网易云音乐公开的曲库量仅为2000万首,不到腾讯的60%。

更重要的是,腾讯率先跟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签了独家代理,直接砍断了网易云的优质歌曲库。有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腾讯音乐旗下有约40家国内外娱乐公司的独家版权。

没版权直接影响了用户留存。根据Fastdata数据,2020年10月,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数为8895万,但其注册用户已经超过8亿。反观排名第一的QQ音乐,月活数达到了2亿122万,第二名的酷狗也是1亿8760万的量级。

“不是我不愿意付费,主要是觉得某些歌它真不配。”在主流付费模式下,没有优质曲库就意味着没有什么竞争力。

2020年,网易云音乐发力弥补版权短板,相继与环球音乐、吉卜力工作室、杰尼斯事务所、滚石唱片、少城时代、华纳版权、CUBE娱乐等海内外版权方达成合作,还买下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嗨唱转起来》、《声临其境》第三季等多部综艺音乐版权。

即便如此,仍有网友吐槽:买了这么多版权,可就是买不到我想听的。

这种情况下,网易云打造出了自己的新王牌:社区生态。2017年,网易云音乐在杭州地铁的营销活动火了,加上当时盛行的“丧文化”,歌曲底下一个个“扎心”的评论迅速引起了网友们的共鸣。

但这张王牌也差点玩砸。“我曾经也喜欢里面的评论,但现在会觉得好矫情。听歌是为了放松,但看到那些无病呻吟的文字时,我开始反感了。”晓琛说道。慢慢地,网易云变成了“网抑云”,网友还时不时拿这个梗来讽刺那些“伤痛文学”。

“音乐App说到底还是版权之战,虽然网易云在社区生态方面做的很好,但从用户角度看,歌曲版权数量上的劣势还是非常明显的。”网易内部人士对InfoQ说道。

网易云,逐渐变味

为了弥补版权短板,网易云把目光转向了没有跟唱片公司签约的独立音乐人身上。

这对网易云和独立音乐人来说,算是一个双赢。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独立音乐人有作品,但缺乏曝光宣传与收益,网易云恰好可以为他们提供平台。

去年1月,网易云音乐推出“云梯计划2020”,原创激励金提升至全年超过1亿元,并从社区方面加大流量扶持力度。现在,网易云音乐上有20多万独立音乐人,2020年全年新增近100万首网易音乐人原创作品,原创作品年播放总量达3000亿次。

但音乐人年轻化特征十分明显,30岁及以下音乐人占比高达86%,这导致音乐人整体从业时间相对较短、作品质量也参差不齐,能带来明显流量加持的只有那些比较出圈的音乐人。但现在,各大音乐平台的热歌榜很大部分来自抖音、快手上的“神曲”。比起音乐平台,短视频平台更能帮助音乐人快速打造爆款,这也分走了一部分音乐人。

后来,网易云音乐也尝试在短视频上发力,该策略体现在“云村”菜单栏,里面都是几分钟左右的明星演出视频。有意思的是,网易云音乐还推出了一个类似微博超话的“云圈广场”,有爱豆、歌手、影踪、游戏等分类。

网易云音乐还推出了以电台、广播剧、脱口秀等中长音频为主的“播客”功能与K歌功能,并放到了主要位置。

此外,网易云也不忘抓住社交语音的风口。网易云音乐在新的8.1.31版本中,增加了一个全新的对谈互动模式“侃侃”。据悉,“侃侃”主打音频社交,类似于Clubhouse所提供的功能。从时间节点上看,这个功能应该是在丁磊掌管下上线的。

功能越来越多、界面越来越复杂,但是,很多用户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网易云的这个转变。在他们看来,网易云音乐已经不是当初的小众味道,商业味儿越来越浓。

根据Fastdata调查数据,在线音乐用户流失的最重要原因是找不到想听的音乐,其次是功能堆积,带来很差的用户体验。这两点,网易云音乐似乎都做到了。

之前,为推广直播,网易云音乐在听歌界面加上了相关入口,但此举引来了很多网友的吐槽,甚至很多黑胶用户纷纷投诉这个功能。

“跟爱奇艺一样,不充钱给你播放关不掉的广告,充了钱给你换成可手动点击关掉的广告,美其名曰:VIP精彩推荐!”网友吐槽道。

挥不去的腾讯阴影

虽然网易云音乐在努力寻找突破口,但仍遭到了腾讯音乐全方位的压制。

网易云推出“云梯计划”的当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公布了“亿元激励计划”,甚至表示“10万元及以下的激励金都归入驻音乐人”,同时联动旗下多个平台和渠道,为入驻音乐人带来流量扶持。之后,腾讯还先后与PeerMusic、MerlinNetwork等独立音乐出版商建立了深入的战略合作关系。腾讯音乐表示,其独立音乐人数量同比增长三位数,独家独立音乐人增长20多倍。

K歌领域,腾讯在14年便推出了《全民K歌》,而网易云音乐在2020年6月才正式推出独立K歌平台《音街》。这六年的时间里,K歌用户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根据艾瑞咨询报告,在线K歌用户的付费率已经从2014年的3.4%上升到2019年的15.3%。其中,2018年平均单个付费用户价值超过140元,2019年底达到了161.5元。

长音频领域,腾讯音乐收购了懒人听书100%股权,并与阅文集团合作,进行网络文学内容IP的有声化探索。相比之下,网易云音乐更多还是UGC形式呈现。

同时,腾讯也在杀入网易云音乐擅长的社交领域。“扑通”社区已经成为QQ音乐新版页面里的主打功能。社区主要包括“扑通小组”和“扑通话题”两大板块。扑通小组类似“豆瓣小组”,有各种兴趣小组和爱豆们的小组,扑通话题类似微博,设立了话题榜,爱豆相关居多。

还要“用爱发电”?

毫无疑问,丁磊是热爱音乐的。他深入参与了网易云音乐产品的创建和打磨、首创了歌单并充当热心用户做推荐,甚至养猪时也不忘挑选适合猪生长的音乐。今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丁磊还提交了“发挥数字音乐文化传承作用”相关提案。

丁磊的“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去年,丁磊发布了网易上市20年来的首封致全体股东信,题目就是《相信热爱的力量》,信中提到“热爱”8次。“热爱”也已经被写入网易的价值观中。

但网易云音乐却不能凭“热爱”走下去。根据网易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的创新业务净收入53亿元,而腾讯音乐去年第三季度总营收就到了75.8亿元。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经在纽交所上市,近期传闻将在香港二次上市。而网易云音乐被传上市一年多仍没有大动作,据媒体报道大概率是业绩等不符合上市要求。

根据中娱智库数据,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平台中,腾讯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稳占第一梯队,网易云占据第二梯队,跟它同列其中的是腾讯旗下的酷我音乐。

用户不能凭热爱“发电”,高管也不能因热爱毫无所求。据晚点LatePost报道,原网易云音乐市场VP李茵已于今年2月离职。而李茵在网易云最大的战绩就是杭州地铁营销事件。虽然网易云音乐回应李茵的离职是个人原因,但外界分析与网易云音乐的业务发展情况不无关系。

同时,从研发阶段就负责网易云音乐的CEO朱一闻已于20年底被“内部降级”,原因是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和创新结果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根据IT桔子显示,朱一闻已经处于离职状态,而身为网易CEO的丁磊被爆已经在2020年底开始亲自管理网易云音乐。

因为在国内App上找不到自己想听的阿拉伯歌曲而立志为喜欢音乐的人打造一款音乐App的丁磊,也已经不把网易云音乐简单地当成兴趣。

目前,网易云音乐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会员、广告和直播类的增值服务。但丁磊曾表示,网易云的商业模式不会只拘泥于这些,会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这注定网易云音乐将不再仅仅是一款音乐App。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