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回港股,AT成“路人”

FN商业王叁2021-03-23 15:48 公司
这次回归,百度的身份已经变成AI 公司,“AI 第一股”成为了百度的资本市场新标签。

图片

伴随着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的热潮,百度抢先B站正式在港股挂牌交易。

FN商业(ID:FN-24H)3月23日消息,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9888)今日开盘价报254港元,较发行价252港元涨0.79%,截止今日收盘,百度每股252港元,总市值712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977亿元)。

比较有意思的是,现场铜锣是一个“代码锣”。据悉, 锣身由百度历史服务器主板芯片等压制成型,铜锣上印刻了百度重要的十几种技术代码,搜索超链分析代码、世界级AI技术能力代码、Apollo代码、飞桨代码、量子计算代码。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表示:“ 作为一家从day one到今天,始终相信和热爱技术的公司,我们也更愿意为长期投资、为未来投资。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一样坚持:有1块钱的时候,我们会投进技术里;有1个亿,我们会投进技术里;有100个亿,我们还是会投进技术里。只有保持对技术创新的不断投入,我们才能抓住属于百度的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

从几年前的“All in O2O”到今天的“不管是1块还是100亿,都会投入到技术里”,李彦宏似乎终于找到了百度未来的方向。

还令人感慨的是,百度二次上市的同一天,新浪也正式完成私有化,从纳斯达克摘牌退市,一个时代结束了。

同样,如今BAT相聚港股,也已经不是原来的BAT了。

01 回港股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凭借着“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公司”的地位,挂牌首日暴涨354%,轰动全球。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百度都是中国互联网的代名词。

“当年去美国上市,是因为政策不允许,百度的VIE结构从中国法律看来是一家外资公司。但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我们肯定希望能够尽早回到国内的股市。”

2018年,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解释了为何赴美上市,曾表达过回国上市的想法,但后来并未公布进展。

直到2020年5月,李彦宏曾在央视的节目上提到,美国正从政府层面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管制,百度内部在研讨应对方案,其中包括在香港等地二次上市。

“回到香港二次上市,是百度的再次出发,是百度的二次创业。我们要始终保持着创业者‘朝不保夕’的危机感,要有在机会面前 ‘临渊一跃’的求生欲和勇敢,要在前行路上始终坚守我们的使命和担当。”李彦宏在今日现场致辞中表示。

图片

据悉,此次百度全球发售9500万股,募资总额239.4亿港元。据招股书显示,百度此次募集资金中约50%将用作持续科技投资,并且促进以人工智能为主的创新商业化;约40%用作进一步发展百度移动生态,进一步实现多元变现。

图片

自2019年底阿里巴巴以同股不同权形式成功回港上市,中概股回流逐渐成为趋势,网易、京东等头部企业已在去年陆续回港。

据目前已公布的消息,OTA平台携程已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二次申请;微博已聘请高盛、瑞信和CLSA负责其计划于2021年下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工作;也有消息称,哔哩哔哩将于3月29日开始在香港交易。

此外,腾讯音乐,唯品会,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来、理想及小鹏等也曾传出回港上市的消息。而另一个“B”——字节跳动,也有传言今年将于港股上市。

赴港二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拓宽了融资的新渠道,港股也迎来了它的大时代。

02 试错翻身

2005年,百度登陆纳斯达克。直到2016年,都始终处于BAT第一梯队。上市后股价大涨354%,打破华尔街200多年海外公司首日上市股价飙升的纪录,还曾在2014年以800亿美金的市值登顶中概股。

但很多人都忘了这段历史,只记得百度错失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最近几年一直起起伏伏,市值常年在400、500亿美元徘徊。

百度被誉为BAT的时候,还是PC时代的领头羊。然而在随后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屡屡错失良机,不但与AT拉开了距离,还被TMD等互联网新贵反超。

2013年开始,百度大规模转型移动互联网,频繁尝试新业务,从电商到金融,从游戏到社交,百度不惜进入AT的腹地,但都没有太多成效。

究其原因:AT走得太快,B在原地打转。

在“掉队”的过程中,百度绝对不是不主动,反而是在不断探索、不断试错的过程中被迫掉队。

如今稳居第二梯队、保二争一的TMD,都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第一波红利、应运而生的巨头,但在这些企业发家的领域,百度早有布局。

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最高时曾达到33%,与美团外卖、饿了么并驾齐驱;分拆自百度的爱奇艺,上市时的用户数及营收都不低于腾讯视频和优酷土豆;而不管是百家号还是屡次被传收购的一点资讯,都曾是今日头条最大的挑战者之一。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百度对于电商、团购、音乐、教育、直播、医疗、金融、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产业均有布局,每一步都踩在时代的节点上,但每一步的脚印都不像百度的logo那么清晰。

除业务层面的试错之外,百度的管理层多次“地震”也被视为掉队的原因之一。

2005年,百度上市后,时任CTO刘建国、COO朱洪波相继离职。他们分别是除了李彦宏外百度的第一位员工,加入百度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百度销售渠道的建立者。

2009年,“贴吧之父”俞军离职。后来有人总结,俞军离职代表着百度产品团队的强势期结束,向海龙为领导的销售团队强势期到来。

2010年,CTO李一男、COO叶朋相继离职,百度随后进入漫长的架构调整期,先后引进、提拔了一大批副总,又因职责划分不明确而无法结束人事层面的动荡。

2017年1月,陆奇加入百度,被视为“全村人最大的希望”。但两个月后,前百度首席科学家、百度人工智能重要奠基者吴恩达宣布离职。

虽然陆奇提出的“All in AI”战略确实给百度埋下了复兴的伏笔,但陆奇在百度任职485天期间,百度有6名部门经理以上的高管离任。

就连陆奇自己,也在元老王湛、“太子”李明远相继离职后,宣布卸任。2018年5月18日,陆奇宣布卸任集团总裁及首席运营官,百度市值跌去近900亿元。

在此之前,根据腾讯的一份统计显示,2007年-2017年,百度至少有十位副总裁、二十多位高管离职,从2010年开始,百度平均每年都有两位高管离职,被戏称为“互联网领域的黄埔军校”。

但高层动荡没有因为陆奇离职而终止。

2019年,在百度工作时间长达14年的副总裁兼COO向海龙留下了一系列高光时刻后官宣离职,那时正是百度发布2019年一季报的时间,那份财报中,记录了百度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净亏损额度达到3.27亿元人民币。

后来,向海龙空降国美,成为国美线上平台公司CEO——这是黄光裕归来的第一个大动作。向海龙成为别人故事里的“男配角”,与黄光裕共谋“真快乐”,但李彦宏那时候可“真闹心”。

在股价“一路直下”的路上,李彦宏一路迎来送往,其中最亮眼的莫过于将市值提振到千亿美元的All in AI。

03 “1块钱也投进技术里”

2010年,百度开始投入人工智能领域,成为国内最早布局人工智能的公司之一;2013年,百度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2014年,开始进入自动驾驶领域;2016年,正式发布百度大脑;2017年,发布自主研发的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

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整车制造等新业务,俨然成为百度打响翻身仗、重返BAT的希望。

2017年起,百度全盘押注人工智能,既然掉队的局面暂时无法逆转,索性就不追了,弯道超车才是捷径。目前,深度学习、智能语音、自然语言处理、交通大数据等核心技术,百度的专利申请和获得授权数量已经位列第一。

随着Apollo自动驾驶业务落地、小度分拆和AI技术商业化前景逐渐清晰,百度的价值重新被市场认可。

今年1月11日,百度正式官宣造车,“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而去年底传出造车消息时,当天百度收盘大涨13.83%,市值回到600亿美元,随后,“造车”的消息一直刺激着百度平静已久的股价。

3月2日,百度造车公司完成注册,名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百度作为第一股东正式进入造车行业。

这正是百度完成了1:80的拆股计划的第二天,“回港二次上市”的猜测也在那时无限接近于事实。

据百度披露,如今已构建了以 AI为核心驱动力的三层增长引擎:

第一增长曲线为移动生态,囊括十数个应用程序,其中包括百度App、好看视频及百度贴吧,向用户商家提供开放平台,通过AI支柱整合广泛的第三方长尾内容及服务,帮助社区连结并分享知识与信息;

第二增长曲线为智能云,百度智能云提供众不同的全套云服务及解决方案,包括PaaS、SaaS及IaaS;

第三增长曲线以智能驾驶与其他增长计划构筑,包括智能驾驶(自动驾驶服务(包括高精地图、自主泊车及自动导航)、智能电动汽车及robotaxi车队)及搭载DuerOS智能助手的小度智能设备及AI芯片开发。

这次回归,百度的身份已经变成AI 公司,“AI 第一股”成为了百度的资本市场新标签。

李彦宏在上市仪式上说到:“ 今天,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跑线上去实现用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兴奋,并且充满信心。”

新技术在加速、新动能在发育,转型新的赛道,李彦宏拥有了更多“未知的敌人”。当所有牌都摆在了桌面上,再次下定决心的百度能否二次崛起?

图片

本文为FN商业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fn24h.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FN商业(微信公众号ID:FN-24H)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FN商业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