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资本携手万物新生:ESG不是降低经济效益

清新资本清新资本2021-10-11 15:19 公司
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在ESG企业身上的和谐统一,承载着ESG企业巨大的长期价值。

近日,36氪在上海举办「超验时代」2021年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双碳」「ESG」等作为日益明朗的新方向,成为峰会频繁提及的关键词。

作为自成立初始就一直关注相关方向投资的早期股权投资机构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二手市场的ESG企业,清新资本与万物新生在现场展开了深度对话。清新资本创始合伙人胡宇晨与万物新生集团创始人、CEO陈雪峰分别从机构与企业角度就「双碳」及ESG相关政策背景、未来机遇、落地模式、合作方向等问题,贡献了精彩的干货。

图片

01 「双碳」背后的创投机遇

与「双碳」相关的循环经济和新能源两个领域是清新资本的重要投资方向,在循环经济方面,清新投资了国内3C回收头部企业爱回收,以及国内最大的垃圾分类回收企业爱分类。新能源方面,国内氢能燃料电池的龙头企业爱德曼和国内最大的汽车动力电池拆解企业之一的南通北新等,都在清新的生态版图里。

现在,不断出台的相关政策导向证明了这条路径的正确性。自年初提出「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后,无论是9月10日,国务院、发改委向全社会征集循环经济的立法征求稿,代表着国家会对循环经济做出明确的立法和行业规范;还是我国不惜牺牲500亿的投资向世界承诺停止在境外建设所有的煤炭发电站,切实履行减碳职责,都在显示着双碳行动并不是国家展示负责任大国形象的被动选择,而是已实行了有力落地措施的国家战略。

胡宇晨认为,「双碳」政策关系到未来中国的经济结构健康性和整个经济增长的持续性,具体主要从两方面着手:

一是将中国建设为资源循环型社会,包括商流的循环,也包含所有资源原材料的内生循环,以此为基础,减少关键原材料对国外体系的进口依赖。

二是能源结构的改变。中国在新能源赛道上的发展比国外更早,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领先优势,像太阳能光伏行业、风能产业,基本上比西方要领先5~10年,所有产业化的人才都集中在中国;动力电池方面,以宁德时代为首,基本和国际先进水平持平,某些方面可能更领先;在氢能新兴领域上,我们跟世界领先水平也就差个两三年,最多不会超过五年。

中国是很有机会从资源型的能源结构切换到技术型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的,依托中国的强大制造能力,有可能从能源进口国变成能源输出国,从而改变世界能源的结构。」胡宇晨介绍,目前这项事业并非只停留在技术阶段,在商业化的进程上也是非常快的,太阳能光伏过去的成本降了90%左右,已经低于煤炭成本,氢能发电成本也在快速下降过程中,预计3~5年内可以降到燃油成本一半的水平。

对创业公司和投资机构而言,这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机遇,包括改变基础设施、物流结构甚至企业的经营成本结构等,这是结构性的投资机会。

而从十年前就已经入局循环经济领域的陈雪峰则从企业角度对产业机遇进行了进一步解读。

就万物新生本身来看,更聚焦于以二手手机3C回收和流通为主的大方向、城市的垃圾分类和再生资源、汽车电池的回收和循环提升利用三个方向的机会点。

综合来看,在「双碳」这一主题下,循环经济和新能源都存在很多值得挖掘的机会点。

02 ESG投资:从观望到出手

尽管机遇和空间显而易见,但就投资机构而言,谈论ESG的人多,真正出手或者在这方面有大投入的机构却很少。

在胡宇晨看来,这主要是因为现阶段ESG和经济效益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得到完善的解决,对企业方和投资方来说,ESG通常以「成本」的角色出现,需要减少污染排放、减少碳排放、进行污染治理等等,难免降低经济效益。

但在屡次出手投资的背后,胡宇晨认为ESG和经济效益的矛盾并不是不可解决的。具体来说,减碳和污染治理有很大的同源性,在治理污染时,把这些废旧的物资进行回收和循环再利用等等,就已经实现了减排、减碳的目的。

「我们重点关注的是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和制度创新,用新的模式、新的技术把效益的增长跟双碳目标的实现有效挂钩。通过新一代的绿色技术和数字化技术提高产业链效率,这是我们在实用角度上对ESG投资的理解。」胡宇晨表示。

这个观点同样贯穿着万物新生的路线选择。陈雪峰认为,ESG的企业分为两类,一类是商业企业,将ESG作为企业的治理方法,先实现商业,然后去用ESG的方法去回馈社会,改善社会。还有一类企业,商业模式本身就能够和ESG密切的关联在一起,因为在实现自己商业模式的过程当中本身就在回馈社会。

爱回收、爱分类等就是万物新生和清新资本在这条路上落地的实际案例,它们在模式上进行创新,把这些可循环的资源用市场化的方式全部进行规模化的回收,进行有效的再利用,创造新的经济价值,从而实现了减排和经济效益的统一,使项目更可持续。

举例来说,关于电子产品循环,爱回收不止实现了其所收到的报废电子产品的环保拆解,减少了环境污染,也通过对优质二手电子产品的循环利用,延长了电子产品的生命周期,间接减少了碳排放。

「带有ESG属性的企业,它的价值不仅仅表现于当前的财务报表,还要看它未来长期的社会价值。这就要求我们做企业的时候,要更具有耐心,更专注于长期的价值创造,社会价值越高,商业价值就必然越大。」这样的共同理念是清新资本与万物新生合作无间的基础。

03 强强联手,布局未来

我们跟龙头企业合作,在产业链上进行重点的布局。」谈及在几个重点赛道的投资策略,胡宇晨表示,围绕产业链布局是清新资本的一贯风格,「在循环经济领域,我们跟万物新生集团有非常深度的合作。」

陈雪峰也表示,万物新生和清新资本都是ESG和循环经济的「碳」路者。清新资本不但投资了爱回收,还和万物新生共同孵化了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爱分类,正在高速成长。

双方的合作还不止于此,「我们正在成立一个产业基金,这个产业基金会专注于投资早期和汽车电池循环利用或者处置相关的企业。在循环经济领域,我们和清新资本的合作是非常好的。」陈雪峰介绍。

除了在产业上的合作,作为「双碳」行业的投资方和产业方,清新资本和万物新生还在制度创新方面进行了积极的联合探索,最典型的就是推动碳积分制度的试行。简单来说就是把居民和企业,从B端到C端所有的减碳、减排行为通过积分的方式建立一个账户,未来有机会接入到整个碳交易所甚至是商业化的消费平台,实现经济价值的流通。

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在ESG企业身上的和谐统一,承载着ESG企业巨大的长期价值。作为投资方,这正是清新资本坚定看好并长线布局循环经济及新能源领域的重要原因。「双碳」和ESG投资火热的新背景下,清新资本正在和以万物新生为代表的优秀企业一起,探索助力ESG企业长期发展的全新路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