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穷”的年轻人养出百亿小样经济

盒饭财经桃子2021-10-26 15:29 产业
小样只是引流手段。

作者:桃子

来源:盒饭财经

以大牌小样作为卖点,线下美妆集合店们正在突出重围。

“通常会先去话梅买小样,几十块钱就能用到大牌,觉得不合适也不亏,总比买了正装发现不好用强。”娄倩从包里拿出一瓶迷你版阿玛尼Sì香水,放在我们面前展示。

97年出生的娄倩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便留在上海做活动策划的工作,今年是她沪飘的第二年。因为工作需要,娄倩时常会面对“甲方爸爸”,以及与活动各方面对面协调沟通。

“虽然这样讲起来有点肤浅,但把自己收拾的精致有档次一点,工作起来也更有底气,况且大牌的小样也不贵。”当提到特地购买小样的原因,娄倩回答到。

像娄倩这样用最经济实惠的方式尽可能享受更精致的消费体验,似乎是现在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早在2019年,便有一个新词汇出现,专门用于形容这一现象:精致穷。

细分到美妆领域,年轻人“精致穷”的表现,便是对大牌小样的热衷。从本质上这是一种大牌情怀所滋生出的消费段位上移。另一方面,年轻人之所以对小样如此热衷,客观上也是因为化整为零的价格优势。小样价格几十上百,较之动辄几百、几千的正装更“亲民”,试错成本也相对更低。

娄倩所提及的话梅,便是依托年轻人对小样的热衷,应运而生的美妆零售新业态,售卖小样的“鼻祖”——线下美妆集合店Harmay 话梅。该店目前全国只有8家门店,但单店估值高达10亿元。

2017年线下门店创立之初,话梅一度被美妆圈称为“小样集合店”。搜索2018~2019年小红书和抖音平台相关内容,会出现大量美妆类KOL和KOC拍摄了“去话梅买小样”的内容。

据了解,话梅首店仅仅花了4个月就实现收支平衡,而传统的线下化妆品实体店则一般需要12个月。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一份中国美妆行业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到2022年,中国美妆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5000亿元,并预测在2023年,中国美妆行业市场规模将增长至5490亿元左右。

同时,在较为成熟的市场,小样经济早已显现。根据咨询公司NPD Group的调查数据,美国护肤品市场的化妆品小样在2018年创下销售额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的新纪录,同比增长了13%。

精致穷带来的旺盛小样需求,令话梅在竞争激烈的美妆行业中成功突围。此后,他也迎来了大批追随者。

仅一年时间,THE COLORIST调色师、WOW COLOUR、ONLY WRITE、HAYDON黑洞等美妆集合店相继在店内引入化妆品小样。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已经运营的成规模新型化妆品集合店品牌超过25个,门店总量已经超过1200家。

然而,越来越多美妆零售品牌进入小样市场,小样的来源、监管等问题随风口显现。读完本文,你将了解:

1.美妆集合店经营模式是什么?

2.市面上大量小样来源于哪里?

3.以大牌小样作为卖点是否是一门可持续发展的生意?

01 羊毛专薅店

美妆集合店,为年轻人定制的零售模式。 

“第一次去逛话梅是和同事一起,刚进去我就惊呆了好伐!”在上海读书工作6年,娄倩说话也自带上海口音。她表示,周末去话梅美妆店,与导购比消费者更多的丝芙兰相比,简直热闹得像赶集。 

当提及在话梅的购物体验,娄倩一下子来了精神:“装修的很INS风,拍照超出片。”据了解,话梅门店装修普遍以黑白灰为主,原色砖墙、水泥旋转楼梯等设计,契合年轻人对简约工业风的喜好。 

“颜值经济”盛行的背景下,年轻化的简约风格打造,更易击中Z世代对消费社交属性的偏好,使其能在社交网络中流行起来。 

在小红书搜索“话梅”相关笔记有九万多篇,除大牌小样外,讨论最多的便是装修。 

“走进店里就能看见一整个柜台全是小样,各个牌子都有,疯狂心动!”据娄倩介绍,话梅门店一楼进门醒目位置,便有一个环形柜台。台面被分隔成面积相同的小格,各大品牌小样分门别类放置其中进行售卖。 

话梅在售小样,图片来自网络

“像阿玛尼的粉底液,旗舰店正装30ml要950元,店里小样5ml才99元,买6只也才600块钱,它不香吗?”娄倩补充到,像粉底液、香水、口红这类彩妆产品,相较于使用频率更高的护肤品来说,买小样更为划算。 

同时,娄倩表示,与常规美妆零售门店相比,话梅更“自由”:“正装也有,不过大牌不多。这里就像个仓库,自己慢慢淘,完全没有导购来推销的,可以逛很久。” 

据《Z世代消费力白皮书》调查显示,Z世代相对比较独立,有自己的消费理念。满足“社交、人设、悦己”的需求是Z世代青年的消费动机,扩大社交圈、寻找身份认同、及时行乐的满足感,都是他们愿意消费的理由。 

只在消费者主动需要时出现的“导购免打扰”购物环境,将常规美妆店铺中令人反感的过多BA指导意见做了调整。 

再加上几十、几百就能买到大牌品质的小样。话梅从外部装修、商品陈列到购物体验、主营产品,都以年轻人消费习惯作为依据进行布局,使其与常规美妆店铺形成巨大差异,成为疫情后线下彩妆零售新业态。 

千亿市场中的“创新者”,同样受到资本追捧。 

在2019年完成A轮融资后,话梅单店估值已超过1.6亿元,而在2020年9月完成B轮融资后,曾有消息显示话梅对外融资报价已经达到单店估值10亿元。 

据虎嗅网报道,今年9月,一位参与了话梅早期融资过程的投资机构相关人士称,在完成今年2月C轮融资后,话梅的单店估值已经超过10亿元。 

“最贵美妆店”话梅的成功出圈,似乎意味着“网红+小样”的经营模式可行,从2020年开始,越来越多以售卖小样为主业的彩妆集合店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争抢着为年轻人薅羊毛提供便利。

上个月刚完成新一轮融资的高端美妆零售品牌HAYDON黑洞,估值也已达10亿。其市场负责人Amanda表示,今年,HAYDON黑洞的目标是开设20家门店,明年目标是50家门店。 

2020年3月开出首店的ONLY WRITE,截至目前,已在杭州、宁波、南京等城市主流商圈拥有10家门店。今年年初,其天使轮获得嘉御基金数千万融资,据创始人周建雷透露,借助资本的力量,ONLY WRITE在2021年预计将要开出的100家店。 

由底层消费者“精致穷”所带来的消费行为,反向推动上级美妆零售商业模式进化,小样成为美妆零售新业态致胜法宝。 

02 摇晃的小样供应链

“我这边的小样基本都是丝芙兰大促下单的赠品,或者免税店搞活动会有满赠礼。很少一部分从品牌经销商那边买。”做了3年美妆代购生意的陈怡向盒饭财经透露,从品牌方及经销商处购买小样需要配额,即与正品搭配购买。

“他们(指美妆集合店)的小样,也是这些途径来的,没有正规渠道的。”陈怡淡淡一笑。

话梅合伙人鞠春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话梅的货主要来自于专柜和贸易商,获得授权的200+品牌中也没有一家大品牌,几乎全是中小品牌。

据了解,资生堂中国负责人表示,其品牌产品小样是以让消费者体验为目的免费提供,属于非卖品,从未授权线上和线下专营店售卖。正常情况下,像阿玛尼、海蓝之谜、雅诗兰黛等一线国际品牌的产品及小样,只会出现在旗下品牌于百货店开设的专柜、大型免税公司及丝芙兰。

另外,据红星新闻报道,针对话梅售卖大牌小样的情况,向欧莱雅、爱茉莉、资生堂等品牌求证,得到的答复均为未获得品牌授权。

与此同时,化妆品企业几乎不会为小样设立专门的生产线,原厂小样经常会出现断货情况。

“小样一般不会有很多的,还是卖正装为主。像我就是隔很长一段时间,把仓库里的小样整理汇总一下,再搭配起来打包出掉,”关于小样售卖问题,陈怡补充到,“比如兰蔻眼霜,三个小样的容量跟一瓶正品一样,等整理出来了就三个一组打包便宜出掉。一个一个出太麻烦了,又不多,浪费人力成本。”

然而,货源稀缺的小样,却是话梅们的营收支柱。据36氪报道称,小样的毛利率可以达到20%,是正装的2倍。HARMAY话梅创始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小样一方面增加了客单价,另一方面降低了新顾客的门槛。对店铺来说,也是通过高低毛利产品的组合来拉高整体毛利率的方式。

随着越来越多同质品牌入局,以小样作为引流及营收重点的美妆集合店对其需求量日益增加。未得到品牌授权的美妆集合店小样供应链却摇摇欲坠。

“那些美妆集合店不会像我这样卖赠品小样,供不过来,他们一般都是找专柜配货或者直接找经销商。”陈怡表示,由于美妆集合店对小样需求较大,通常以购买的方式向品牌专柜及经销商进货。

专柜配货,即品牌方按一定比例与正品搭配供给专柜的小样,其配额以专柜销量为准。假设一个柜台每月销售目标为150万,按照1280元就可获赠小样套装,专柜最少会配1000套赠品。若每个专柜完成60%的销售目标,且所有小样均按额度赠送,则每月至少会有价值50万元的小样流入市场。

“有认识的柜姐会自己先员工价买进,再把正装和小样分开卖。”据陈怡介绍,为达成业绩,品牌专柜销售人员也会以折扣价拆分正装及小样单独售卖。

然而,上文提到,目前市面上以售卖小样作为主要营销手段的美妆集合店超1200家,专柜配货产生的小样,显然远远无法支撑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因此,便有品牌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今年1月28日,杭州《都市快报》报道了一起小样专卖店的走私事件。经消费者举报后,因某品牌美妆集合店无法向海关提供商品的合法来源证明,近3000件商品被扣押,估值20余万元。

美妆集合店走私新闻报道

与此同时,各大品牌似乎也意识到了国内市场对小样的需求。欧莱雅集团在天猫开设小美盒旗舰店,将旗下产品根据产品功效以及顾客的不同需求组合在一起,形成了明星盒、青春盒、美容液盒等多种小样套盒。纪梵希、阿玛尼等国际美妆品牌也相继推出小容量美妆产品。

虽然目前对于专柜私自将小样流入市场的做法,品牌方大多听之任之。但随着国内小样经济的发展,掌握源头供货渠道的品牌方将进一步占领市场。

03 小样是真需求,美妆集合店不是

“老李头的女人永不服输!”

10月21日一早,娄倩便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为在李佳琦双十一直播间抢到的欧舒丹护手霜交易截图。

娄倩在李佳琦直播间抢到的欧舒婷护手霜,附赠满满一排小样。

李佳琦双11直播间欧舒丹正品及附赠小样

据闲鱼平台数据显示,去年11月12日,美妆闲置小样的发布比11月10日上涨201%,成为去年双11最爆款的二手商品。

“这几年双十一的折扣都折到小样身上去了。”据娄倩介绍,她关注的美妆主播双十一的预热推文中,已很少见到“全年最低”、“全网最低”等字样,取而代之的是赠品小样这一卖点:“买1赠X”、“相当于XX折”、“赠品价值贵过正装”……

随着“精致穷”生活方式的普及,美妆护肤品小样逐渐走向台前,成为实现消费价值最大化的商品。

美妆集合店正是抓住了这一特点,将小样作为引流手段。然而,小样并没有为美妆集合店构筑起稳固的壁垒,“花心”的年轻人永远会找到性价比更高的小样获取渠道。另一方面,缺乏品牌授权,令美妆集合店的正装产品并不具备竞争力。

“不担心话梅这种店抢生意啊,客人买正装还是会找代购或者蹲官方折扣。那边又不便宜。”当问及美妆集合店的崛起是否会影响代购生意,陈怡表示并不在意。

自2020年初集中爆发,到年末出现大量小样相关负面新闻,美妆集合店的生命周期甚至未满周岁。

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曾提出“品牌=网红+时间”的概念。对美妆集合店来说,时间,似乎是可以预见的短暂。第一批入局的品牌,已然开始转向。

本月初在上海武康路新开的话梅门店中,出现了许多非化妆品SKU:除咖啡、热狗、瓶装饮料外,还有零食、酒水、宠物用品以及小家电类产品。

另据官方信息透露,话梅首店安福路店将被改造为其在2020年创立的柠檬茶品牌introlemons柠檬茶旗舰店。

与此同时,据虎嗅网报道,有上海精品咖啡从业者透露,2020年以来话梅的相关人士一直在北京和上海寻找合作伙伴,甚至他们已经开始招聘调茶师和咖啡师。

有奈雪、喜茶、manner在前,话梅布局咖啡茶饮赛道,并不舒适。但对于寿命极短的小样生意来说,跳出化妆品集合店的概念,通过更多品类的SKU及丰富的消费场景,来减少小样依赖,是话梅们亟需走通的路径。

“武康路么是上海的网红打卡点呀,开业的时候有活动我去了,一楼是咖啡店,顶楼是个露台,中间两层还是卖化妆品护肤品的,就是个噱头。”对于话梅新店型,娄倩笑着说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盒饭财经

盒饭财经

71篇文章

约会富洞见的商业思想,敲开具硬核的商业案例,还原有温度的商业人物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